-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飞戬]虚行#6

我真的没咕。
——
#6
“你听说了吗?”火麟飞放下手中的杂志放任椅子转过几个圈停在龙戬面前,自从通感成功后他们就莫名其妙地喜欢黏在一起,火麟飞坚持那是通感残余的影响,对此龙戬只是无动于衷地耸肩,任凭搭档在他面前叽叽喳喳呜哩呱啦。

“什么?”龙戬问,一边斯条慢理地整理书桌柜子,火麟飞似乎每天都能找到一个新鲜事跟他讲,有时还要更多,他都快习惯了…或许吧。

火麟飞神秘兮兮的,不说他每次都是那副表情,东张西望然后附在龙戬耳边悄声,仿佛在说藏宝图的事,可往往,那些不过是基地里随便揪住一个人都能了解到的琐屑小事。

“怪兽宗教来人了,他们要求停止对怪兽的防御…天啊,我怀疑他们脑子里进了一只名为水的怪兽。”他嚷嚷,低着头转圈圈,“他们是不要命了还是怎地,我可惜命得不行。”

“谁知道呢。”龙戬把抹布拧好,步出房间把它挂在卫生间的架子上,然后慢吞吞踱回来,“他们在跟苗条俊谈话吗?现在。”

“没有,夜凌云把他们轰出去了,反正他‘暂时’不算编制内驾驶员,不担心坏了规矩。”火麟飞挤挤眼睛,头一次由衷地赞美那个老把他关在门外的老牌驾驶员。

龙戬低下视线,手指敲打桌面,半晌缓慢点头,“那就行了,”他说,“比起那个,Biaboo猜测这两天会有怪兽攻击。她大概搞懂了怪兽出现的规律…。”

“说起来,确实是越来越短了。指不准过不了多久就是一分钟一只了,那我可吃不消。”火麟飞往后一靠,深陷在椅背软垫里哀嚎,暗地诅咒那些外星人自讨苦头吃。

龙戬把手放在他肩上,没怎么说话,但火麟飞就是有本事从他眼睛里读出别担心的意思。龙戬的话本来就少,通感完后就更少了,他当初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差点拍案而起,心说你小子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于是他顺势扯住龙戬手,姿势有点微妙,他搜刮半天词汇勉强憋出一句“是通感残余吗”,龙戬莫名其妙地看他,很轻易地挣脱开他的手。

“什么?”他平静地反问,然后自己岔开话题,“苗条俊应该要找我们了。”

火麟飞抓抓头发,把那头红发抓得更乱,仿佛一头热烈燃烧的鸟巢。

他们结伴下楼,没看见多少人,心下困惑,拐个弯进了控制室才发现人都在那里,这会儿正齐刷刷地瞪过来,火麟飞只好讪笑。

“这是什么日子,”他的视线转向发小,后者满脸戒备严肃叫他嚯的一声,稀奇。

“Biaboo计算再过几分钟会有怪兽攻击,你们最好准备一下。”泰雷好心地应答了,他面部带笑,火麟飞简直感激死他了,至少比旁边木着脸的人好。

于是他们花了一点点时间严阵以待,没叫他们等多久,警报声猝然炸起,人群宛若沸腾的开水锅,他甚至能听见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输入指令的声音和语速极快的报告,也能感到跳鹰直升机盘旋带起的气流,有人把手放在他肩上沉了沉,他侧头,是龙戬。

“两只四级怪兽,代号‘鲸鲨’,‘蝎王’。”

苗条俊在嘈杂的背景音里冲他们打个手势,火麟飞突然发觉自己有些不认识那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了,那种坚毅和冷静套在发小头上还是叫他陌生,直到龙戬的手肘撞击他才回过神跟上对方的脚步。

泰雷和天羽跟在他们旁边,在交叉路口分手,各自小跑到指定的地方进入驾驶舱,机械手臂抓起舱室平稳上升最后安在机甲上,熟悉地触感钻入脑海,几乎叫他满足地喟叹,他要开始第一次实战了,或许还是跟学生时代的女神一起。

龙戬在他旁边满脸好笑,提醒他收收心。拉力骤然传来,他们在跳鹰直升机的帮助下腾空而起,透过舷窗能看见另一架机甲的身影,Lisa不忘送上平安的祝福,然后他们降落在海上,激起浪花簇拥腿部。

“坚守十英里警戒线,击败怪兽。”

“不劳你说。”

——
这是场苦战。火麟飞自觉学习不好,他也就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个疯子改进的机甲,把痛觉神经跟机甲损坏连接起来纵使反应提高得多,可也要痛的多,他咬牙忍着左臂上火辣辣的痛意,又觉清风拂面,慌忙抬臂弯腰抵御。

他们跟雷象神分开了,不明情况,但他能听见龙戬焦急地在他脑海里叫唤,他刚开了一炮,趁怪兽在海里打滚的当重重补上一拳,这使火麟飞得空喘息,龙戬戒备着,警惕地注视海面。

这怪兽像个蝎子,可打海里冒出来不知怎的就是更像一直龙虾,但他实在没有食欲去把它烤的通红,只好作罢,干什么呢。他操控机甲后退半步,接着打开推进器,他们颇有默契地同时击打怪兽面甲,后者沉闷地哀嚎一声,半带怒气,这下是彻底清醒过来了,便竖直立起尾刺,尖声嚎叫。利爪早就扫过来了,他抬起一直手臂拼死抵抗,但机甲上还是陷进了一个凹痕。幻麟神节节败退,他不肯承认,可这是真的。他们险险闪过尾刺,那就是极限了,可还有拳头和利刃落在机甲上,某些关节的结合处就发出如指甲刮过玻璃般尖锐的噪音。

“好吧,该死的小杂种。”他嘀咕,环顾四周,在推进器的作用下他们后滑了些距离,这就足够了,龙戬迅速地给等离子炮充能。蝎王不依不饶,刚刚被推进器挤了个趔趄 此时又迅捷地扑上前来,手臂上甚至有黑色雾气咝咝乱窜,好好的肉搏不行吗,何必加那么多花里胡哨都东西,他疯狂地在脑海里咒骂那群无聊至极的外星人,听不下去的龙戬喝住他,要求他冷静,通感波动太大了。

他发射了那炮,角度不大好,抵着蝎王的肩部发射,以至于机甲也受到了些许腐蚀。太糟糕了。火麟飞恍惚,他奔上前去将暂时动弹不得的怪兽举起狠砸入海里,等离子炮再度充能等待最后一击。在这会儿,通感,通感,他才去审视他们之间的联系,发现似乎掺和进了什么,他略微惶恐起来,都是上过驾驶学校的认,谁不知道在驾驶过程中失去通感会怎么样。他紧张地望向龙戬,龙戬也看向他。

“冷静点,没事的,过会就——。”

“什么?”火麟飞狐疑,他突然觉得时间太长了,无论是等离子炮的充能还是什么,甚至包括龙戬的语速也拉得太慢了,他瞪大眼,龙戬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嘴角紧抿成一条直线。右臂上的等离子炮线路腐蚀成青黑,拼尽全力也凝聚不出足够的能量轰掉怪兽的脑壳。

他心里一紧,下意识在脑子里问龙戬怎么办。

没有回声,没有任何应答。有瘙痒的触感轻轻穿过他们联通的渠道。

见过蜗牛的壳吗?在干旱的季节,蜗牛会分泌出一层粘膜阻止水分的散失。而现在火麟飞好像就挡在外面了,他敲着那不透明的膜,大声呼唤龙戬的名字,可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拜托!…他就在机甲里大喊起来,可还是没得到回应,你到底在搞什么。

龙戬没听见他的,他的注意力全在那轻飘飘的女声上了,浑浑噩噩中他忆起滔天的浪花,渐渐沉没的巨大机甲和那个落入海中的背影。

“龙戬?”

他像是受惊了一下,睁眼对上火麟飞焦虑的眼睛。

“给我点时间。”

“好。”火麟飞没说什么,这不像他一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作风,但他就是没往下问,只是警戒着海上的一风一浪。

龙戬则陷入脑海中,还是那个女声,在叫他的名字,他听得清楚,张张嘴,打结的喉咙怎么也吭不出声,只是咬出短短几个字。

“龙莹。…”

海面上立起一只尾刺,怪兽携带着浪花蹿出水面,龇牙咧嘴。你还有一点时间,火麟飞告诉他。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