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飞戬]未知何处 [上]

我在写什么。清太太为什么那么肝(呆滞。
————
火麟飞接到一个电话,在放学的时候,他就那么恰巧地接到了这一个没有显示地区也没有显示号码都电话,对,他确定这是个电话,打给他的,因为响起来的高亢歌喉绝非滴滴作响的短信铃声。

这个季节,阳光斜射在操场上,微微侧头便可以看见有人占据了篮球场,他捕捉到一抹蓝色,在阳光下发亮,在这个春天展露难得的清凉。火麟飞本来应该任由手机嚎叫的,然后把书包摔在树下,去打篮球——可神使鬼差地,他放下了已经镀上薄薄金辉的球,抖落一桌子书本纸页,最后在书包的底部找到他可怜兮兮的手机。他瞪着上面的一片空白,手指在红色的圆块上旋转几圈,一咬牙心说翻都翻出来了,接吧?

他既没有打篮球输了耍赖,也没有偷偷把成绩改成吓人的满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这人打电话只是告诉他电话铃声是摇滚乐太吵了,那他就要顺着网线把篮球狠狠地砸出对方的脑浆。

好,乖孩子火麟飞。他用肩膀和脸侧夹住手机,心不在焉地转着手中的篮球,破了点皮的深棕色篮球一如寂静的气氛般绵长地在手上打着溜。他斜倚在窗台上按捺心中跃动的心,视线歪歪扭扭地穿过树梢砸落在操场上。他们已经开始打篮球了,甚至没等一下自己!火麟飞憋不住他自己的,他就想飞下楼去了。

可能过了两三秒的寂静吧,没有更多的极限了,就在他打算狠狠地挂上这通无聊的恶作剧电话,电话接通了,一个男音滑入耳廓,有些熟悉,但隔着颤抖的电磁声,并不能很好地被认出来。

“你哪位?有什么事?”他大声抱怨,藏不住声音里的的烦躁,他几乎要跳起来了,在原地。

“火麟飞。”那人像是叹了口气,在电话里像是一声含糊的杂音。这使他花了几秒去想一下谁跟他这么熟,还有本事往他手机上抹掉了姓名和地址,篮球哐当砸在地上弹跳着撞上书桌,一声巨响后发觉形势严峻,只好略微挣扎几番便乖顺地滚进边角去了。

“停一下——我以为我跟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没有那么熟。”通常,在电视剧里(或者电影),一开头就在电话啊简讯啊被叫出大名的,无论主角还是配角,几乎逃不了被勒索敲诈的命运。他自认阅历不多,但这点熟悉的套路还是明白的。火麟飞小腹一紧,胃仿佛在咕噜咕噜地疯狂滚动。他不明白,再等等,如果他是主角,那应该也有什么解决之道吧?

“我是龙戬。”

这个反派太干脆了,他直接就报上自己的名号!生怕主角智商不高不能达成HE结局似的,火麟飞苦思冥想自己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剧,可能小说更管用些,搜刮尽大脑皮层里每一个皱褶,也没想出这种发展来。他只好讪讪地笑,说你好诶。

龙戬,这名字比声音有辨识度,他现在这个角度还能望见楼下那个蓝头发的青年在打篮球,等等,不能一边打篮球一边跟他煲电话粥吧?他算是满心困惑了,习惯性地转动脑袋要想问题,就举起手机,打开免提,放在桌子上,他想不明白,只好弯下腰,钻进桌底拼尽全力伸长手臂去够那个篮球,一边凝思。或许这是一个恶作剧,实施它的小小成本就是多一个染成蓝发的人,然后真的龙戬在跟他打电话,巴拉巴拉,问他要不要参加篮球队,能跟风耀打一架。

不大可行,火麟飞是见过龙戬的,那人常板着个脸,蹙眉一副不近人情不苟言笑的样子,连邀请他参加篮球队都是公办公事的僵硬口吻,混熟了后还老拿小测单说事,怎么着都像个脸部肌肉僵硬又烂好人的好好学生,说句简单的,用苗条俊的膝盖想他都不可能会过来满脸殷勤地发小传单。不过又说到苗条俊,死胖墩倒是有可能成为那个幕后真凶。

说起来,为什么不让当事人来揭秘呢,总比他瞎猜好,所以他选择倾听。

“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第一平行宇宙的龙戬。”自我介绍还在继续,“事实上,我现在在第二平行宇宙。”

这比刚才的假设刺激多了,火麟飞霍然站起,后果就是背部哐当一声撞上桌角,反手捂着那块肉在教室里乱窜,巨响把电话里那人吓了一跳,拧着声线干巴巴地问没事吧。

“我很好。”他同样干巴巴地说,疼得咬牙切齿,活像个拿错剧本的演员,他突然想起了物理作业,是的,这或许是个好题目,“那是什么?我猜——肯定会是个很好的论文题材。”

又是一声沉闷的杂音,但火麟飞发誓,龙戬,或者说另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龙戬的声音里绝对憋着笑意,他能听出来,纵使隔着一个宇宙。

“平行宇宙,就是平行宇宙。”

这是什么科幻故事吗?他开始忧虑自己的思考方向开了个错误的头,于是他只好竭尽全力把脑细胞调转到标记科幻、魔幻的那一块的储藏区域中,驱动搜索系统的每一个齿轮疯狂地转动。

“好吧,打个比方,隔壁隔着一个宇宙的居民区?”

电话那头没了声,只有滋啦滋啦的电磁声撩动着耳膜,他心痒痒,若不是手机暂且还关不掉这个该死的通话界面,而他也实在无力买个新款的,他现在就把手机泡进冰水然后下楼打篮球,顺便当面质问那个蓝头发的家伙没事耍他做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很惊讶,…你也可以这么理解。”那个平行宇宙的龙戬说。火麟飞猜他刚刚一定花时间去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和声带了,现在的声音平静极了,“这两个‘社区’在某些方面上是一致的,也就是可能出现同样的人,同一件事。”

“我猜我们这个平行宇宙的龙戬就不会打电话给你们那个宇宙的火麟飞。”他也对自己的平静,甚至还有心情调侃感到吃惊,不过冥冥中似有一点熟悉感在抚慰他的思绪,他瞅着楼下,后背还疼得离谱,仿佛一把重锤敲在骨头上。

电话那头可耻地再度沉默,半晌才挤出一句我们这边没有火麟飞。

“你没找全吧?可是你自己说的‘可能会出现同样的人’。”火麟飞嚯了一声,让龙戬吃瘪的机会不是那么好找,更别提是另一个宇宙的,憋屈了一个下午,甚至声音里也染上一股易于窥见的揶揄。

“…不会有火麟飞的,第二平行宇宙只有我一个人了。”

龙戬说,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头很小,很轻,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是隔了一个宇宙的,理应那么缥缈和难以捉摸,他以前从没注意到身边的人的口吻,谁会留意这些呢?但如果可以,他想重放一下刚刚那句话,那语调一定充满了孤独和悲伤吧,他没品味到其他的,浓浓的孤独如同浪花席卷他的身心。他一向灵活的舌头就此梗住,卡在口腔里扭来扭去,半句也说不出。

“听起来有很多故事。…”

火麟飞任由寂静蔓延。他猜,仅仅是猜一个世界只有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感觉,难以言喻。或许这个家伙乐意的话会跟他讲讲。

“是的。发生了很多事。”

那口吻一如既往的平静,可火麟飞有点错觉,他总觉得那字里行间塞满了浓重的疲倦,他又想起龙戬的蓝眼睛,他想起海,但他肯定第一平行宇宙的龙戬眼里没有那种感觉…他也希望它是明亮的。…听一听,他现在叫得多顺口,现在他肯去考虑一下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联系上你…但如果可以,我想不得不保持一会儿这样的联络了。”

这就像个,一封精心准备的邀请函,没有拒绝的选项,甚至直接帮你贴心地签好了名,然后带你跳进爱丽丝的兔子洞,加入奇异大冒险,他希望是这样,因为那能给生活带来多大乐子呀。就算他心底还抱着些小小的私念,对,他希望能让这个聊得还没十多分钟的家伙开心一点,想一想那个世界还不止他一个。

火麟飞审视桌上的手机,整一个就是块黑色的砖一样纹丝不动,只有底部的呼吸灯闪烁着些微的蓝光,从来没有过的事。

“你能上课给我讲平行宇宙的神奇英雄冒险故事吗?”

“或许可以。”龙戬的声音真的带上笑意了,他听得真切,呼吸灯彻底熄灭,然后火麟飞抓起他的手机迅速戳开通话记录——还是那个界面,甚至锁屏密码都没变分毫,只是通讯记录里怎么也找不到那通电话。

他疑心这是场感人的梦,不过在哪之前他最好先问候一下这个宇宙的龙戬。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