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飞戬]虚行#5

是更新!有没有很感动。(没有快滚。
先避个雷。
(是这样。快高能了所以基本要各种人物都丢出来晒一晒所以有点杂。还有各种人物之间的对话和行动什么的。除了飞戬认证cp其他随便当友情向看吧。就。)
——
#5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只淋得灰头土脸的熊。”火麟飞对夜凌云说,虽然他的机甲看起来像蝙蝠,于是他又换了个修辞。后者只是冷着脸收拾着桌上的东西,对于火麟飞擅闯自己的寝室和突然的评价不做过多的反应。

“你又不是不能重新找一个搭档。”他手抵着门,“像龙戬那样。”

“就算现在学校毕业的都滚去修防御墙了——就算你的机甲也坏的差不多了。但机会总会有的。”

“闭上你的嘴。”

夜凌云终于出声了。他近乎粗暴地把火麟飞往外推搡,刚入职几天的菜鸟哪经得住他这个老手的力道,在门口挣扎着踉跄一下脸贴上了冰凉的门板。

“喂!!”他的声音在门外听来沉闷,还带着些吃痛的咬牙切齿的意味。

夜凌云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没声了,大抵是放弃了吧,他往包里塞东西,拿去一个看也没看就往里面扔,砸进去了才感觉不对,又翻找了一阵才摸索出来,看了眼冷笑一声摆手丢进了垃圾桶。

夜枭子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差不多了,另一位同寝的人的东西他没兴趣去翻,人都凉了他凭什么有那么大的情意给死人铺床整理被单。正琢磨着,门口一声脆响,就见风耀木着脸,篡紧坏掉的门把手。

“我们谈谈。”他说。

“不。”夜凌云拒绝。


火麟飞知道在哪能找到龙戬。或者说是对方一早就告诉他了。

顺着钢制的台阶拾级而上,他甚至能从层层叠叠交织的缝隙瞥见忙碌的研究人员,发小钻在一群白大褂里团团转的样子甚是好笑,便停住脚步仗着自己站的高放肆地嘲笑几声。

时值正午,而且火麟飞刚用过午饭,什么工作也不用干就有吃穿用住的生活令人惬意,他从夜凌云的门被轰出来后就在一楼转悠,背着手闲然自得地慢吞吞踱步,只差在手上提一竹笼里面放只小鸟啾啾叫。直到食堂敲响了午饭铃,而他现在正在同基地没完没了的台阶作斗争。

还记得他入职第一天看到的如莲花般正闭合的穹顶,阳光正好从透明的挡板漏进来,插在地上。龙戬就手撑在栏杆上,俯身往下看。

“我很想建议小胖墩把这个窗户换成碎花玻璃的,一块一块,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那种。”火麟飞说,他不怕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对方吓得一头从几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

事实上,龙戬只是迅速的回头,在浮着尘埃的阳光中微笑,“然后机甲就会变成彩虹色的,很酷的想法。”

“有一部分会变黑。”火麟飞凑上去拍拍他的肩,嬉笑着学他的样子往下瞅,想看他刚刚在瞧什么有趣的东西。

但他只能看见机甲,巨人的身材和裸露的钢铁电线,身着白色的工作人员乘坐机器穿梭四周,看起来像围绕在大象旁边的白色蝴蝶。他看见了自己曾乘坐过的机甲,幻麟神,红色的涂装在一片机甲中那么亮眼。

“万一,真的换上了百花大教堂同款穹顶,”他自言自语地断言,“这个机甲将会变成红黑色的。”

“有点丑,还是别换了。”

“不论怎么说,与我们无关了。”





天羽抱着一本书找了个位置坐下阅读,她的眼睛盯着书页,然而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页码还是一成不变,尽管是《霍乱时期的爱情》暂时也无法平静她的心潮,她在尝试把注意力投入到书里去。眼睛是在书页上了,可是心思还没有,早飘向了这个城市的海岸。

不远处某条走廊传来气急败坏的摔门声,书本应声阖起,顺势往下掉,砸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埃。她定了定神,拾起书随手抚过,向着实验室走去。

“Biaboo?”

身着白大褂的少女转过头,下意识地往身后的玻璃缸挡了挡,认清来人后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只不过眼底厚重的黑眼圈和满脸的疲惫暴露了她。

“早上好。”Biaboo低声问候,打着哈欠。“能帮我把那边桌上的保温杯拿过来吗?”

天羽依言,拿过杯子甚至贴心地帮她拧开一些,浓郁的咖啡香气迅速蔓延熏得她疼了一早上的头更疼了。

“喝那么多咖啡对身体不好,”她说,“你又熬夜了?”

“托火麟飞的车技的福,这个次级大脑给不了多少信息。”Biaboo喝了口咖啡,这让她似乎精神了点,稍稍睁大眼眨了眨。

“比如?”

“通感链接,是直接把两个驾驶员的大脑链接在一起,对吗?”

“对,”天羽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问?”

“现在,我们有大脑,有仪器。”Biaboo大概是兴奋过头了,她伸手比划,甚至就在实验室乱跑,指指这点点那。“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和怪兽通感呢?这样我们就能得到更多信息,甚至,”她舔舔嘴唇,“我们能知道通过虫洞的方法。”

“这个次级大脑不行,它坏了。”天羽抬眼看看那团近乎淤泥般的粘稠物体,“而且也太危险了。”

“是这样。”科学家喃喃。

她抬头看着那块硕大的大脑,陷入思绪中。没人了解学者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总之他们似乎随时随地都有不同凡响的灵感和勇于行动的干劲。

天羽悄悄离开了,这时候打扰别人的思考是不明智的。她顺手关上门,背过身叹了口气。






苗条俊在基地门口拦住了火麟飞和龙戬,就在全员备战的状态,这两个家伙却好像刚刚从商业区逛回来了一样,人手一杯奶茶,拿疑惑的眼睛看着他。

“我还以为我们退休了。”火麟飞说,他把吸管咬得扁平,刚从一个繁华热闹得不真实的都市被强行拉进现实,有些不情愿。

“打球还得要候补呢,现在失业率那么高你们上哪讨饭去啊?”苗条俊气结,说亏他们上学的时候还经常打篮球。

龙戬低头盯着帆布鞋面,火麟飞干脆扭头往别的地方看。

苗条俊苦心给他们解释说现在人手不足啊,白虎机甲又没修好,靠泰雷和天羽肯定忙不过来。“你总得照顾一下你女神是吧。”他说。

火麟飞大概是有点心动,转回头看了龙戬一眼,对方立即会意,“我没意见。”他说。

“死马当活马医吧。”

火麟飞叉腰,满目笑意。不管怎么样,即使前方的征途近乎无边无际。但他们至少在战斗了。

“那么,现在我们有一个可以决定机甲涂装的机会了。”




熟悉的机器轰鸣的声音,但火麟飞现在似乎能感受到每一次蒸汽喷出的节奏和力度,就像感受机甲的呼吸,Lisa倒数的声音适时地插入,他转头透过泛红的光带瞥见龙戬对他幅度很小地弯起嘴角。

“接受记忆,而不是试图改变记忆。”

“我明白的。”

海浪和绿茵场交杂出现,模模糊糊看来就像海浪拍打草地,有些令人发笑。比第一次要熟练和默契得多的驾驶员融合得要更好些。现在,他们敢睁开眼睛直视过去了。

苗条俊紧张地注视Lisa投影出的两个大脑,重叠,稍稍分开,最后试探着完全重合。

“神经百分百对接!”突然有人惊叫起来。接着,指挥室外的幻麟神摆出了标准防御姿势。

“看,就是这样。”风耀靠在门口垂着眼,“很简单。”

夜凌云眯眼抬头直视巨大的机甲,先前笨拙的机甲此刻仿佛得到了最好的维护和升级,灵活,威风。

“是吗?…”他自言自语。


不管怎样。

通感将会赋予他们无人能及的默契,火麟飞伸出手臂,他感受到了机甲愉悦的轰鸣,齿轮摩擦呼啸奏成一曲胜利的乐章,他们对视,握拳,驱使机甲迈开了步伐。

“那么现在。”

“是时候开始战斗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