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天海】一点随笔。

*过激吹妄想警告。
*各种单箭头警告。
*烂尾警告。
*ooc警告。
————

Summary:
如果不是某些事情,波塞冬或许能静心欣赏途中景色,那的确很好,只可惜他见过更美的,且后者已经陨灭于星火之中。
你知道的,人的本性即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

要是能忘掉些不愉快的经历,或许波塞冬还能坦言玄冰星系的景致着实不赖。不讲晶莹剔透的浅蓝色玄冰,他在玄冰星系待的时间可不算长,算来算去CPU里塞着的,也是些不怎么叫人高兴的记忆,唯一排除了干扰,能安心地沉稳地观察周遭,还是阿波罗醒后的事。后者和宙斯商量着接下来的对策,他只是站在旁边,拄着三叉戟,垂着视线,偶尔瞥他俩一眼,又扫到旁边的大、小玄冰上去。紧接着战斗打响,他也没办法好好琢磨那冰块里点点的荧光究竟是其本身的特型还是萨隆惹人恼的能量残留了。

然而波塞冬的噩梦源起那次大战,在太虚星上潜伏的日子里发展至戏剧不可少的高潮,那些痛苦、懊恼、绝望、茫茫然不知所措诸如这些的负面情绪如同浪潮汹涌,占据沙滩蔓延至城郊,耀武扬威地逼近城池,他的理智受到蚕食而尖锐地发出劲爆,尖针刺激神经,海涛更加得意忘形。如同病危患者床边滴答响的心跳检测器,占据大半空间,靠微弱的线条起伏和轻重不一的嗡鸣来证明一个人尚还活着已经够让人挫败了。而那些晶锐的、透亮的,带着漂亮莹蓝色的小冰晶正是他当时如此心烦意乱头痛欲裂的真凶。

他本以为,本以为阿波罗的复苏能如利剑斩开噩梦中的重重阴霾,但至上神尤其喜爱用命运作为玩笑,轻描淡写地推倒最华丽漂亮的棋子,然后告诉骑士,哦,那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又一个噩梦前平稳安适的短暂休憩罢了。

他那时想什么?除了动弹不得、手足无措,自责如同最细腻的液体从他的胸前护甲穿过,然后,悄悄的全变成了坚实的固体挤满他的胸腔。他那时麻木地环顾四周,又是太虚玄冰,从此梁子就结下了,记上了仇,划不掉了。

推进器熄火但还留有余温,星点火焰喷溅惹得脚下的冰蒸起白汽飘散于茫茫宇宙。普罗托谨慎地观察周遭情况,一片寂静冷清,只有他自身机械运转、齿轮搅动的干涩嗡鸣,不多时波塞冬从旁边的小型虫洞飞出,变形落地,横移几步靠到他旁边。

他们停留的原因是再次启动星际跳跃的能量不足,迫不得已只好挑了个最近的星系停脚恢复能量。

只是这个落脚点实在选的尴尬,正是他们当初争斗的那片玄冰星系,只是玄冰似乎少的多了,想必是几场战斗有些波及。普罗托调暗了光学镜偷偷瞥眼波塞冬,后者神态自若一声不吭…看起来似乎已经进入休眠状态回复能量了。

普罗托抬手在他眼前晃晃,没有反应,在CPU里叹口气。四周太静了,静的他有些发慌,此刻也不敢直接贸然休眠,…他本来还想和波塞冬聊聊天,至少排遣一下这段时间,反正他们只要固定姿势就可以恢复,不是吗?

普罗托和波塞冬身高差不多,也许算上头顶的装甲就还要高上一段了,这时候他借机端详着休眠状态的波塞冬,摇头暗叹对方还是警惕性太低。

他看起来和战前差不多,他们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老去,而不管战斗中留下的多少伤痕,似乎都也被艾利克斯修理的利利索索,完全看不见踪迹了。

普罗托几乎要感叹宇宙电磁风暴威力之大,拉开的竟不止是他们的距离…甚至生生地将他们的关系撕裂了一道口,数亿个地球年之后他们的相逢如此…陌生,他从身遭的玄冰中仿佛重重叠叠地印着一个熟悉的影子,他窥见了,但又看不清了。

不,他们能变什么呢,不过是外貌举止乃至平常一些的小习惯,都一如往常。只是他们的核心能量球在战事中动荡太久了。盖亚说地球上的人类,他们的心脏是永不停息的跳动,直至死亡。他抵着自己的胸前,除了金属冰凉的质感外并无他物,也没有盖亚口中说的,流转着的温热血液。他几乎要笑起来了。

他想,波塞冬喜欢阿波罗,是否也是因为贪恋温暖呢。

“波塞冬?”他调高发声器的音量唤了声,眼前机体轻颤,波塞冬的意识迅速上线,光镜一亮侧过头来,“怎么了?”

不。普罗托想,他是该说应该保持警惕,还是说贸然休眠不好呢?不管哪种似乎说教意味都太浓,波塞冬不喜欢听他也不乐意说。在CPU内搜刮着措辞,波塞冬不耐烦地抱臂瞟他,他尴尬地笑笑,半分温和半分无奈。

“…还是警惕些好。”普罗托说。

推进器已经冷却此刻和他们平日里身上金属的温度没有多大差异,先前蒸腾的白汽再度凝聚成细碎玄冰飘散空中这个行星并没有“太阳”作为中心,其光源也仅仅是冰晶内若隐若现的光点,通过晶体的折射再反映出来,便是晶莹剔透亮蓝色的漂亮物件了。此刻散落在他们四周,映亮他们的装甲,普罗托瞧见了,而波塞冬恰恰好正盯着他们看。

他们的视线透过晶体对在一起,在太空环境下自由飘动的冰晶转了个角度,错开他们的视线,——实际上是波塞冬挪开眼。

“挺美的,不是吗?”

不然。

波塞冬的视线重新投注在那些光点上,若是盖亚在这里,大概会称呼他们为萤火虫。波塞冬或许只是尖锐地反驳这顶多是些招摇的小东西,然后不悦地挥手,说我还见过更好看更壮观的呢。

他几乎是嗫嚅着说,说他曾从海王星上隔着七个行星看见了太阳,遥远、壮丽、温暖。

——

-你会喜欢星星吗?

-什么?

-一颗蓝色的、遥远的、黯淡的冰巨星?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