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知乎体)#论天天被男神闪瞎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
我又来产一点沙雕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波*盖泰*哈维提及。
应该是星神学院的剧透。是甜滴☆

#论天天被男神闪瞎是什么体验。
匿名用户。

谢邀。
虽然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学校百十千号小迷妹迷弟团都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考虑到这是一件悲痛的现实,而我又很善解人意,就先小小地匿个名,然后就不再摧残一代青春少女的心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名字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lh学校的yz分院的就成…因为我想说的就只有我们分院的男神,一群少女杀手——请把维女神算在其中靴靴。——自动内销了。

听说知乎的惯例是给颜值打分,我拉着全年段的小姐姐粗略地估算了一下,颜值嘛从9到10任意凭粉丝滤镜取值,声音直接打到十分就可以了。

你没看错,一群优良的基因。他娘的内销了。

哦这次请把女神先除外。能埋女神的bra还算是我们这群小迷妹最后的安慰了。尽管,完全,埋不到的。(虽然说女神很撩很宠还是迷妹团名誉团长。

话是这么说好看的人跟好看的人在一起简直不要太养眼,但是看久了眼睛不仅酸还可能导致视力蹦极一般下降。

首先代我们分院千千万小迷妹迷弟抒发完了悲壮之情。下面请让我们很不情愿地进入正题。

如你所见。我大一刚开始还只是牛郎团中的一个的fo,泰厨了解一下?反正知名度那么高肯定会掉马我就光明正大地爆个名。希望那群大佬大发慈悲不会把我的账号黑了,一群理工大佬我还不想看到他们在宿舍楼下面做爆泼实验。在此先提醒一下众多看到这个帖子的小学妹们,千万,不要,脑子一抽报这个学校,反正你们来了男神也毕业了。醒醒吧,这里的日常不仅恐怖甚至还有生命危险。如果有命那么干,我还会找个不知名小论坛来八一八的。

我倒是可以对天发誓我绝不是因为被美色诱惑进的这个学校,就是入学的时候看见的。真的。

好吧…,好像入学宣传手册是有拍到我泰和别的帅锅。

别在意细节!

我先吹一波男神泰希斯啊。他真好,长得好看成绩还好,简直是我从地狱般的高中生涯解放出来后在生命中看到的第一个天使。我的意思是他在新生欢迎会上露过面。心理学玩得一溜还是射击社团的社长,一枪打爆别人狗头的那种。理工男正常什么审美你们都懂,然而我泰简直一股清流,为什么同款的校服你能穿得那么好看…哭了。

哭归哭,男神还是要舔的。

追星你们追过没?就像那一样疯狂吹泰吹了一个大一的前半个学期。然后我们这一波搞事情的小学妹就已经调查完在校的帅哥们了。这个效率放在专业课上教授一定很欣慰。而她们似乎很想把帅哥名单打印贴在各个地方,像东北冬天卖冰棍那样批发学院院草们牟取暴利。搞不懂。

是的,校草们。那个名单大概含有十四个大佬,能把直男掰弯的那种,软妹子可能看得腿麻,糙汉一点点的可能当场幻肢就硬了。没骗你。不过似乎其中四个跟另外十个关系不大好的样子,一个头子是萨隆,另一队的老大是阿波罗。特别狂富拽炫。而且这俩领头的还是学校的教授,我没记错的话都是管理学的大佬,去年刚评了特级教师吧,下课领着自己小弟几句话没说上就快打起来的样子。

可能这就是大佬的操作吧,牛逼。

要不是我们这边治安真的很好的话我真的怀疑他们私下天天黑帮火并。比如我泰就经常揣着把弹弓跟隔壁潘拉压马路。打没打起来我不知道,有个学长偷偷摸摸跟着,没出校门十米就被我泰温柔亲切地送回了办公室。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我可是wuli泰的真爱粉,怎么可能被其他美色所迷惑,哼。

尽管我泰似乎没有被我的美丽给吸引住。在我刚入学的时候我常常干“偶遇”事件。就是装作偶然路过般与男神擦肩而过然后露出一个娇羞的笑容,基本上所有青春言情小说的套路不都是这样吗,当初看得我一颗少女心猛跳。虽然我的高中被试卷淹没并没有体验过,所以估摸着傻过头了,现在回想起来机智如我泰估计觉得我只是个神经病。

很好。就这样我跟男神抹黑自己抹了大概半学期。我情敌就登场了,不是其他小迷妹那种妄图篡取本宫之位的无名小辈。这个情敌。是十四个里面的一个,叫盖亚。

什莫,你问我怎么怎么认出他的。巧了,我同桌正好是个盖亚fo,天天跟我传销她淘来的偷拍的各种照片,要是我不认识就是我瞎,脸盲都能认出来。也就是因为她死命拖住我,不然我早激动地上去给那张地理科学系草的帅脸来两拳,然后被打进地心。

虽然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一脸目睹丈夫出轨的受伤妻子样还要拦着我打她的梦中情人,可能这就是爱吧。

有一种单相思叫美色比不过,才能赢不了,抢还打不过。太令人难过了。

现在知道我说的内销是什么意思了吧。

虽然我觉得我这么写明天就会被钙粉堵在宿舍门口挨个抽嘴巴子。但是情敌当前怎能不怼。我暗恋了半个学期的水灵灵的白菜就这么被拱了简直要当场表演一个托马斯螺旋去世。

现在想起来依旧感觉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宛若失恋,凄凄惨惨戚戚。尽管是单方面的。

我甚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心碎了。只能哐哐撞大墙以示愤恨。

虽然说他们站在一起真的养眼到不行,基本可以满足一个正常青春期少女的恋爱脑,但我还是不甘心。谁被天降系抢了命定男主角会开心得升天的。直到我学姐冷漠而轻蔑地向我投来一个愚蠢的眼神,并告诉我其实他们早就在一起撕碎少女们的心了,前半学期不见盖亚只是因为他教授疯了给他布置十篇论文,还让隔壁老实人卡勒姆盯着他的。

心碎了。

虽然在大二的时候突然想通接受现实转变亲妈粉——似乎,对不起我好像就是那个螺旋升天的人。如果他们去领证的话我应该还能领一票小迷妹给他们敲锣打鼓,再请阿波罗教授给他们当证婚人。

不过那时候我显然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你知道的。人经历了一系列沉重打击总想转移注意力或把情感嫁接到别人身上,我们心理课老师似乎唠了半节课的移情不知道是不是讲这个,我只知道上课的泰希斯真好看还有这玩意挺催眠的。

自从女友粉被活活蹂躏成亲妈粉后,我决定,改变一下我的男神目标。就比如加个不轻易发狗粮的标签。接着我就把那串名单背得滚瓜烂熟,深思熟虑了小半个月,并亲测了见到新男神的概率后——我似乎变成的全员厨。

因为你真的很难从一堆美男子中挑出合胃口的那个,毕竟每个人都是那么的优秀,而又富有魅力,我曾想过要不要背叛男神的阵营粉一下对面什么的。不过在我同桌帮我列举了多于十种被殴打致死然后游街示众的方式后,我放弃了这一想法,我还是很珍惜我的小命的。

为了加强根本就不存在的亲切感,我就随手冬瓜西瓜南北瓜地点了一个只比我大一届的,叫波塞冬的。

对着名单看了看,就决定是你了。

虽然粉着粉着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你不能指望我把一个看着比我还嫩的当做男朋友供着,因为你随时随刻都可能突然往姐姐粉的路上大鹏展翅。尽管我在很努力的控制局势,不一脚踏入那群姐姐fo的行列。

这年头粉个男神真难。

要知道我可是蹲点的小能手。基本上没过一周就踩好点能吸新男神的地方了,就是纳闷你个学海洋科学的怎么天天往工程管理课上扎。不过你长得好看你说了算…。顺便大声逼逼一句上课时候看见更高一届的普罗托来找人,有前车之鉴的我真的是吓得心脏都快停了。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人家只是喊他过去帮忙搬书,倒是我被教授点名来个专业问题十连。我坐下,感觉胃很疼,还要自我安慰说反正这次男神没跟人跑了。然而阿波罗教授微微一笑,说我还是太年轻。

然而事实证明我就是太年轻。

我有没有说过波塞冬是阿波罗忠实的小迷弟?我反省,我是太天真了,以为那只是好学生对老师的迷之崇敬,事实上,在你通往男神的路上,什么狗屁敬爱都是你无法逾越的障碍。

千万不要特别勤快地追随男神的脚步,不然撞见什么不该看的不仅眼睛瞎还容易心碎。

那天就下课,人基本走光了,我假装认真收拾东西一边暗中观察,就看见我波开开心心地蹦起来帮教授收东西。吓得我问候了一下另一个波厨,说你的人设是不是有点崩。

“醒醒这不是乙女游戏你还是放弃吧。”小姐姐如是说。

“我不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人类未来的基因。”

“ballball你去湖边照照,你别祸害人家的基因了!!”

哦。我冷漠地关掉了消息框,心情复杂一如当初目睹我泰出柜现场。

离开阶梯教室的时候,我站在最高的那阶上用我明亮的双眼扫视比划了一下窝在讲台上的两个人的身高差,啧。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教授。

但是显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喜欢养成系的人的,不然为什么会有希x薇这种游戏的存在呢。您们开心就好吧tot。

我除了再次撞学校围墙还能干什么,这两个为什么看起来明明那么不协调又很和谐,尽管差了目测十厘米多的海拔。大概是阿波罗教授看着年轻的原故,我伫立在教室里,看着我波旁若无人般抱着满怀书一路小跑跟着教授走了。

走了。

我只能发这张表情包了。西湖的水我的泪JPG。



当天晚上我就去了学校外美食一条街思考人生,我觉得我可以出一本书,就叫做《教你如何让男神爱上别人》。我坐在Night Bar里的时候还在想着序言要怎么写,或者说把这两件事当做正面教材的话怎样打码才不会被破门而入带走教育。

我只要了一杯柠檬水,用来衬托我孤独凄凉的心境,黯淡的灯光下我低头沉思着,就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凑过来,哦是隔壁艺术系的哈迪斯学长啊——上次托我们迷妹团给维女神递情书结果被我们全票否决挖了坑埋了,我们不能脱单当然要拖着女神一起,毕竟她那么宠我们怎么能轻易就送出去。

我想了一下他是来寻仇的还是为他夭折的情书控诉的,我觉得前者的可能多一点,因为上次波塞冬拆了他设计的维纳斯模型这两个就直接打起来了。但是我没波塞冬那么能打,而且我波还有教授拉架,我大概只能被丢进下水道和老鼠相亲相爱。

于是我机智的一掀杯子,溜了。尽管滚的麻溜没看到学长一头柠檬的样子有点可惜。

————
感谢有小可爱回复问我还活着吗。非常诚恳的告诉你,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二哈fo非常多,非常,多。

然而我们维女神只是笑而不语。

维妈罩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垃圾gay佬这世间冷漠无常唯有女神还有点温度。



结果隔天就有亲友过来跟我说女神脱单了,跟某哈姓男子。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保持微笑:)。

我现在觉得我可以在书名上再加个女神的事例,或者干脆去什么道观里毒奶几发混个色戒大师的封号再凑几对烟缘,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请不要在意细节,然后现在我是不是该说什么,转发在三日之内必有桃花运降临??

————
————
发现原来还有混知乎的同院的学姐学妹,什么,你问我怎么偶遇男神?言情小说看没看过这点套路都不懂。还想撩男神?都说到这份上了,cp都给你们整得清清楚楚,我只能说,真是毅力可嘉。

咳咳咳那挺好了小葵花开课了,既然这样,我就把特意总结的一套不动声色见男神的方法。分享给各位小妹妹小姐姐们,反正你们也不会有机会了。

(泰希斯修的心理学的,虽然偶尔会翘课但是只要见到心理课的公开课请放心大胆的去听!占后排,没近视的使劲做一套眼保健操,近视的请带上你最清晰的眼镜,然后你就能看见1080p的我泰的睡颜。

或者参加射击社,但是要求很严而且你就算进去了也会被各路高手吊打甚至有隐藏情敌的高端打击。人身风险比较高所以不大建议。你蹲训练基地外照样能每日一吸泰希斯,就是好位置供不应求,会爬树的可以试试那棵榕树。)

(波塞冬的专业是海洋科学,这个专业课不好找,但是,你只要认准阿波罗教授上的工程管理课就可以了,记住,找前排一点的位置,最好托别人帮你占一下,因为作为阿波罗的忠实迷弟,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都已经默认给波塞冬了。)

(哈迪斯学长是艺术系的,但千万不要去教师找他,上次波塞冬搞塌了一个维纳斯模型,然后两个人疯了一样打了半个学校。

有一个彩蛋就是可以去美食一条街里的Night Bar逛一逛有收获,除非你想用生命打动男神,否则千万别试学长的艺术调酒,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毒。也不要点柠檬水了,原因你们懂,咳。)

————
求求你们别问我具体脱单细节了,我心很累。有什么是不能在论坛八一八出来的呢?据可靠学姐告诉我的一点点似乎好像还是我凑成的孽缘。看来我又多了一个可以在论坛灌水的内容,先记小本本上。

学姐说是我跟维妈说完那件事后女神当晚就去了Night Bar,几个在那边联机打游戏的学姐吓得摁灭了手机开个四连挂机,蹲在隔断后面咪悄悄暗中观察。

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几个学姐要价太高了。贫穷的眼神。

总之脱单了就对了,掐指一算发现这十四个似乎恰好能凑成七对,已经成三对了我是不是该还去再牵几个线。罢了罢了。不粉男神了,这辈子都不粉了,不,女神也不粉。

我佛了,出家算了,看透红尘。

————








我没有看透,向来就没有。

四年过去了,我都快毕业了,整理社交网站居然还能翻出我几年前写的这东西,重新查看了一遍甚至有点不切实际的感觉,真是物是人非。

大学四年,或许我只学到了一个道理就是我们在一个故事里,永远是旁观者。影响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很抱歉迟了四年才告诉你们结局,但有的时候,一个故事,在茶馆里听听快活潇洒的那段就好了。别放在心窝里,因为你不会想知道结局的,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一个结局。

那时候的我们还是痛并快乐着,要是早知道这个结局,哪怕痛苦多一点也好,只是人并非圣贤。就像我在宿舍里目送着之前跟我点评颜值,八卦的舍友们离去,然后从桌洞里掏出压箱底的那份名单来。

那上面的他们还年轻,而现在有些人的心已经伤痕累累。

而我只是看着那张因岁月流逝而泛黄的纸,最后把它夹进了同学录里,仅此而已。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