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联文]若然#1

#联文。主笔我。脑洞+车 @奈何轻语 技术支援 @陆安歌_複健期☆
#请仔细阅读以下再做出是否观看的决定。
#abo世界观,伪全员拟人设定。
#主cp为维泰[女A男O],双波[双A],邪冥[双B]
#在ooc的路上策马狂奔。…刀有车有除了糖啥都有。
#有名字都米有的原创角色,唯一作用是推进剧情。雷者勿进。
#确认BE。听我一句忠告。感觉不适退出还来得及。
“任何的糖不过是为接下来的刀子提供一个更美好的场景。”

#1
“我很抱歉把你们牵扯进来。”

阳光透过浆白的窗帘朦胧地撒在木质的地板,年轻的男子半跪在摇椅旁,在细微的晃动中握紧老者皮肤松弛枯干的手,一边细致地为他整理花白的头发。

“你们可以离开了…用银河之星…。”

“不。”男子神情一黯,叹了口气转而换成了更为温和的口吻耐心回答老人的疑惑,“银河之星将被奥坦赋予新的使命,而我们会留下来陪你。”

“是这样吗…。”老人睁着眼看向窗外,痴痴地凝视那片荒芜的空地,他尽管年迈,却仍旧清晰地年轻时的冒险经历,他们的飞船在这里起飞,他们遨游太空…。他经历了同伴的生离死别,而他也将迎来人生的终点。最后他只是缓缓地将头转回来,苍老的脸庞上露出年轻时那般骄傲自得的笑容。

“谢谢你,阿波罗。”

——
当阿波罗回到迪路留给他们的那坐落于郊外的别墅时,正撞上泰希斯推开大门拔腿跑出来,虽然疑惑严谨认真的狙击手为何会如此狼狈地逃跑,但还是体贴顺从地侧开身让出一条路好方便他离开。

摇了摇头双手插进大衣口袋,慢悠悠晃进大厅正打算将围巾挂起来就见维纳斯踩着小白兔拖鞋从二楼直接翻越栏杆降落在地。

她向阿波罗点头致意,并询问了泰希斯的去向。后者不明所以地举着围巾,没法腾出手只好转头抬了抬下巴给她指明方向。女神草草地谢过他,冲出了大门。

“泰希斯惹她了?”他抬起头看向二楼出来围观事态发展的普罗托,对方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相当规矩地从楼梯下来,经过盖亚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

阿波罗摸摸鼻尖,将买来的面包和其他一些杂物放在餐桌上,“我总觉得我做了件不好的事。”

“是好事,相信我,绝对是好事。”

看哈迪斯笑得像波塞冬还他手办那样开心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他差点笑趴在地上的前提上。阿波罗搓了搓被冻得有些发麻的手指,上了楼。不知是内疚造成的错觉还是什么,总之他觉得泰希斯可怜的叫声若隐若现。

抱歉了兄弟。他低头虔诚地划了个十字。

楼下宙斯捅了抬头看二楼的哈迪斯一肘子,“你不怕你女神被拐跑?”他微笑着,顺便阻止试图进厨房的阿瑞斯,他还想吃顿正常的晚餐。

“当然。泰希斯可没有我英俊潇洒帅气。”哈迪斯轻声哼哼,凭着从诞生起就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挺起胸膛。听见楼上关门的轻微声响啧啧作声。带了点嫌弃意味地打量二楼某间卧室,“倒是瞧瞧那对,他们真该被绑到木桩上被烧死。”

“你会更亮瞎别人眼的,前提是你追到维纳斯。我们都知道。”老实巴交的副官再度捅他,“波塞冬只是易感期到了而已。”

“啊,看来我们晚上可以欣赏一场精彩的搏斗。”他晃着脑袋钻进了香甜面包组成的天堂里,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只想称赞阿波罗挑东西的好品味,不管是审美还是口味。

……

“对了,请转告我亲爱的维纳斯,我将为她献上美妙的烛光晚餐。”

宙斯觉得眼睛疼,他想问问卡勒姆有没有眼药水,或者等泰希斯回来后找他讨护目镜。他们都该被绑到火上烤!他难得愤愤地想。

——
“你为什么躲着我?”

泰希斯有些头疼地看着那位面容姣好的女郎正叉腰不满地瞪着他质问,她只穿着一件棉白毛衣,卡其色棒球外套,袖口挽起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看起来成熟而性感——忽略掉不合时宜的小白兔拖鞋,谢谢。奥坦在上,然而他根本没什么感觉,呃、呃,只是担心她冷到了?

那句话听起来就像渣男,他有气无力地想。

“我不明白,…难以相信你会选择忘记。”

女神咄咄逼人,亚麻色长发编制成长长的辫子垂到后腰,此刻正随着她的动作细微地晃动着。

“我没有,维纳斯。”

泰希斯挫败地捂住脸。他一点也不想回忆。

“如果你不想回忆的话,我并不会强迫你。我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不是吗?”

维纳斯女神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如同林中的小母鹿那样轻巧地勾起泰希斯的肩,仿佛人畜无害。

泰希斯犹犹豫豫地看向自己的伙伴,一向冷静果断的他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记忆在他脑子里清晰地存在着,尽管被他刻意封存,但是如果他想记起来,那就如同开箱子的钥匙大小型号都一一对应的那种,没有更合适的了。

只要他想,总会合盘托出。

问题是,维纳斯有能力让他自愿想起来。他并不喜欢为难别人,而且维纳斯的确表示出适当的尊重和自由,她向来清楚的明白怎样让他答应自己的请求,更别提扯上那层关系…他向她妥协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维纳斯俏皮地眨眨眼,她勾起泰希斯的胳膊圈住并凑近狙击精英并在他的鬓角留下一个香吻,淡淡的余香缠绕身旁,叫他耳尖可怜地红了那么一小会,撇过头把视线投向别处。

“来吧,让我们好好回忆生活往事。”她说,“你不会拒绝冬日难得的阳光的。”
——

(萧先生激情开车中。请催爆他。)

——
晚餐时间一如既往的温馨,尽管缺席了两个人,但并不影响它的美好,至少宙斯成功地拯救了那袋食材,还有,哈迪斯对女神无法品尝自己精心制作的烛光晚餐表达了深刻的遗憾。

“我难得做一次饭!”他把餐盘狠狠地摁在桌子上,并眼疾手快地捞起差点摔得粉身碎骨的蜡烛架,磨磨蹭蹭地把它丢进抽屉里。

“以后总有机会的。”普罗托出声安抚他,事实上,他几乎每天都在老妈子的边缘大鹏展翅,虽然论年纪论辈分他都不是老大,但他就是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慈母之心…哈迪斯先不提,波塞冬评价那叫做“无处发泄的母爱”。几亿岁了你们成熟点好吗。他感慨。然而言论发表者正恹恹地趴在桌子上打瞌睡,闻言抬头瞪他,眼神有点凶。

“总之现在,谁愿意跟英俊潇洒的哈迪斯先生共进烛光晚餐?没有蜡烛的那种。”哈迪斯扫了一眼餐桌上的人,阿波罗端着餐盘自然地被忽视过去,宙斯忙着跟阿瑞斯讲解厨艺,盖亚和普罗托看起来就不是很信任他的厨艺,波塞冬就算了。…最后,小可怜灰溜溜地坐在卡勒姆身边,托着腮帮子有一搭没一搭吃着饭降低存在感,他觉得他成功了。

“波塞冬,你还好吗?”

阿波罗把餐盘放下,却不急着吃,左右转头看看装死的两只,语调有些担忧。

呵,恩爱狗。死尸之一的哈迪斯翻了个白眼,借着盘子的遮挡跟老好人卡勒姆嘀嘀咕咕地吐槽。

另一具死尸一动不动,旁边的普罗托迅速递了个询问的眼神给他,阿波罗难得有些为难地挠挠头。

其实不用说了,谁都听得见那声巨大的疑似打斗,不对,就是打斗的声响,就像有人被拎起来摔在门或床头上,谁都听得出来。

“易感期的问题还没解决啊???你们这样不行啊……”普罗托无奈又绝望,他发誓自己的声音和话就像一个真正的老妈子那样。算了,好的,可怜的单亲爸爸普罗托决定放弃挣扎,他试图把波塞冬从桌子上撬起来丢给阿波罗解决,然后站起身想去添一碗玉米萝卜排骨汤,转头就见哈迪斯扶着卡勒姆笑得前仰后合。

“晚上让哈迪斯洗碗怎么样?”他跟宙斯说。

——
大厅里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阿波罗将自己的盘子推给波塞冬,远离了吵吵闹闹的欢乐群体,自己起身去接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霞云卷着太阳缓缓落下,一个陌生的男音闯进耳膜。

“你好,是阿波罗先生吗?”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