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飞戬]虚行#4

纪念一下一万多字了[…]
开学了,发刀子吧。
轻微夜枭夜?在离题的边缘一路狂奔,大概下下章或者下章高能,更新随缘。随缘。

——
“也不一定。”

苗条俊把他俩轰出去,理由是别打扰他的工作,火麟飞就在走廊上跟龙戬聊了起来,原先热闹的大厅现在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大部分还都往小胖墩的坐标赶来,几乎所有的驾驶员都消失不见了,大概是被派出去做任务了。

“派了两个机甲去对付一只怪兽肯定没问题,我们还不如想想退休后的生活。”火麟飞半开玩笑的语调融化在静谧压抑的大厅里没了下文,他抓抓头发,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这是最大的那只。”龙戬紧盯着地面,蹙眉不知在想什么,“四级怪兽。”

“我记得白头翁和他妹妹是被称为战神机甲的驾驶员?收拾怪兽应该是手到擒来吧——呼哈!!”

火麟飞耍了套拳法美滋滋地叉腰看向龙戬,似乎像是在寻求表扬,然而后者只是心不在焉地鼓了鼓掌。什么嘛。火麟飞沉不住气了,抱着双臂靠在墙上。

“而且夜凌云和夜枭子的机甲不是据说防御力最强和移动性最好的吗?虽然很不想承认啦,不过我要是拿到机甲肯定比他们都炫!”两架都有“最”记录的机甲都上台,不知道还能担心什么。

龙戬摇了摇头,说只是感觉很不好而已。火麟飞倒是一脸恨铁不成钢。

“直觉?直觉能吃吗,我的直觉还告诉我待会食堂开饭照常呢。”

“说不准。”龙戬脸色缓和少许,应了他的话。

他看了看表,又见苗条俊没有把他们招进去谈话观战的意思,拉着火麟飞下了楼梯,红头发的青年猝不及防被惯性扯得踉跄一下,咋咋呼呼的,被动地下了楼。

“干什么干什么,强抢民男啊。”

“反正也没事可干不是吗?”龙戬学他耸耸肩 ,放慢了脚步,同时也松开了拽着他的手。

“话是这么说,万一小胖墩也闲着没事干想拉我们进去斗地主呢。”火麟飞小声抱怨一句,抬头张望一下,发觉这条走廊有点像他刚来时走的那条,不过更明亮些,至少没有裸露的电线了,“我们这是要去哪?”

“找biaboo看看,或者随便走走。”

“的确够随便,我更想回宿舍睡一觉,醒来就有人告诉我胜仗归来,可以开饭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龙戬无声地回应,这段话在心里叫嚣着涌到嘴边又硬被他咽了下去。

保持乐观和积极态度是绝对有必要的,他不是很想打击这个阳光的大男孩,尽管他自己也是——不,经过那件事之后就不再是了。

“你确定biaboo乐意我们去打扰她?”火麟飞絮絮叨叨了一大堆,呱啦呱啦地吵着,最后才补了一句像人话的,他侧着头,难得耐心地等待龙戬的回应。

对方察觉到他的寂静,也转头注视他,眼神的碰撞中他似乎读懂了什么,失败的通感仍给他们留下些许微妙的感觉,如同有细小的触手在脑海里肆意冲撞,渴望挖掘对方的感受,也乐意把自己的回忆倾盘而出。他娘的,都是该死的通感残余自作主张的主意儿。

“或许吧。”他停顿片刻以适应头脑中的冲击,他隐约摸索到一条线路却没有走下去的欲 望,于是他只是草草地扫视一眼,都是些有关于学校的,草地上滚过的篮球似乎在跑道中立稳了脚跟,有人在嘶吼着什么,篮球从一个人手中跌落。

就这样吧,够了,够了。

他没兴趣窥探别人的隐私,那像是变 态才会干的事情,他只想好好地如火麟飞所说那样歇一会,哪怕就一会。

他侧耳聆听实验室里的声响,稳重如biaboo并不会让人担忧,她出色的技巧和卓越的成就足够赢得所有人的信任,更何况她给予的帮助,所以他拍拍衣角的尘土,站起身示意火麟飞离开,毕竟biaboo可能更需要的是个安静的环境。

“搞什么。白走那么多路。”火麟飞双手枕在脑后唉声叹气,不过好在他还是听从建议压低声音,他借着眼睛的余光瞄龙戬,“所以,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龙戬长官?”

“当然是休息,我们还能干什么呢。”龙戬干脆利落地把人塞进狭小的房间,火麟飞嘀嘀咕咕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梦,他说我做错了梦会不会被吓醒。龙戬给他关门,面带疑惑地看向他。

“我说,我做错了梦会不会借助某该死的通感余留传给你?那我该做什么梦才能传达我真挚诚恳的情感给你呢?——”

“什么真挚诚恳,你怎么那么多问题,”龙戬有些好笑地低下头,不知该为这家伙不合实际的贴心所感动还是笑他想太多,思虑片刻扬起头强压着笑意故意使自己看起来古板又严肃,“那是你的自由。”

“对,我的自由。”火麟飞咧嘴笑了,眉眼弯成一道月牙,他假装配合地行个礼,关上了门。

龙戬站在门外透过走廊看向屋外的蓝天,一瞬间的通感残留叫他察觉到一点点愉快,如同滋润荒地的甘霖,他低低地笑了一声,那件事过后头一次觉得通感也没有那么糟糕。

他摇了摇头,自顾自回房休息去了。


“据后来的史料记载,这是一次仅次于决战的壮烈战斗,两架机甲打败怪兽只可惜白虎机甲受损严重,好在战后修整完毕,得以作为重要的主力参与决战。令人疑惑的是,夜蝠机甲在战斗中失控,驾驶员之一夜枭子跳海逃生至今下落不明…另一名驾驶员夜凌云独自操控机甲回到基地,机甲损毁严重并由于仅剩一名驾驶员而未参与决战。”
“此后的两周时间里,还有一些正在事情发生。”…

——
“你还好吗。”

龙戬立定夜凌云身后开口询问,被火麟飞硬生生摇醒不是什么美妙的感受,总之他现在觉得脑子发混,但还是撑着精神赶来安抚好友。

“还好,跟你那次差不多吧。”夜凌云背着手站在机甲前,触目惊心的划痕和裂口暴露出的电线与发动机张扬地彰显自己的存在,他总是能把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或许火麟飞就该学学这一点。轻声的,却能让龙戬听见,毕竟基地有共识,别在失去搭档的驾驶员面前提一些陈年旧事;语调平平淡淡好像对发生的一切感到漠然和…习以为常?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逝者安息,生者节哀…能忘就忘吧。”

“那你忘掉了吗?”夜凌云盯着夜蝠机甲顶端的驾驶室,那里的破口大得惊人,恍惚间让龙戬产生一种驾驶员都是这样逝去的错觉。

“她是我姐,我不能…。”

“你当然不能,不过我能。”夜凌云突然间转过头来盯着他,“你知道他跳海前的那一刻是怎么想的吗?龙莹绝对不是这样。”

——

求救?恐慌?他强忍着恶心强迫自己再将当时的情景过滤了一遍,动荡不止的驾驶室里,夜枭子突然伸出手来,他赶紧瞥了对方一眼警告他按照通感一起来,结果那小子嗤了一声。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才应该是主驾驶。”

“你疯了吗?!”夜凌云清楚地察觉到通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塌,而建立在通感的基础上建立的操作系统瞬间变得毫无意义,他扫视着一个个屏幕暗下去,无法保持同心的通感就如同断掉的线那样毫无意义,他不能了解对方的心声,不能默契地操控机甲。

“我已经受够了。”夜枭子索性摘下头盔,褪去一身累赘的连接装置,他看着夜凌云笑,笑得发冷。他挣脱了固定驾驶员的座位,一步一步向驾驶室的窗口退去,他像是魔怔了一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紧接着——夜凌云承认他忘不掉这个——一根丑陋的手指忽然把驾驶舱砸开了花,夜凌云不得不把精力集中在驾驶上,机甲对单人大脑负荷极大,这也是为什么向来是双人操控机甲的原因,他感到头痛欲裂,根本无暇顾及夜枭子,但他能没过滤掉那个。

伴随着怪兽的手指头跌落的夜枭子,在通感消失的瞬间,最后的感受竟是,解放了一般轻松和戏谑。

夜凌云弯下腰,忍受着超过限度的负荷和通感断裂带来的剧痛。操蛋玩意,他独自把机甲开回基地,躺进医疗室里最后想的就是这个。

——
“我不明白。他没有那样做的必要。”

“他是什么人我比你要了解的多。如果你是看在我同样失去搭档的份上来安慰我的,那么请回。我们的感受是不同的,谁都帮不了谁。”

夜凌云转回身,继续他的凝思。龙戬后退几步,转身冲出了基地。

评论 ( 14 )
热度 ( 28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