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飞戬]虚行#3

我还活着。
————
-他多年后可能还会回忆这个场景,男孩坐在海岸的边缘,触手可及的峭壁和海浪,海鸥为他鸣唱,阳光为他镀上金芒。







“你是赌气还是想寻死?”龙戬端着餐盘麻溜地坐在他身边戳着饭粒,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话。

火麟飞瞥他,很沮丧地把头埋进臂弯里。

他们的通感失败了,虽然心里早有准备,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没有共同的目标,更别说相处的经历只有寥寥几个小时,不用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他们之间除了互通姓名,生疏尴尬的微笑几乎没有额外的内容。

当眼前变得清明起来,胖墩异常严肃的神情就表明了一切,托这场滑稽的通感的福,他敏锐地发觉身边那个家伙像是突然放松下来的神经。

噢,除了通感一不小心偷窥了一下对方的记忆就没有其他了。

“这回丢人丢大发了。”火麟飞掩面,放下餐盘准备正如他所说跳海自杀——可惜动作跟不上大脑,被龙戬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栽倒的过程就那么一瞬,手肘撞击在地面,咚的一声生疼。

“你要真想死就回食堂,风耀会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龙戬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你也知道他们不待见我啊。”火麟飞可劲儿翻白眼,他咕噜一下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走吧。”龙戬随手把不锈钢餐盘往海里一甩,火麟飞的视线顺着那可怜的东西砸在海岸边陡峭的岩石上,心脏一紧,捂着肚子跟上了前者的步伐。




“你怎么想的?”

火麟飞低声抱怨着,字迹潦草地在纸上打勾,一溜名单下来已经打得七七八八了,他的目光顺着纸页往下滑,看看还差什么。

“你是指通感,还是指出门采购东西?”

龙戬把一箱杂七杂八的玩意塞上车后箱,活动着胳膊肘子问他。他看起来神色如常,凑过去点数着清单和箱子里的东西,确定无误后坐进驾驶座嘭地一声拉上车门,给火麟飞留下一串发动汽车的烟雾。

火麟飞扣上后车厢盖,像一条泥鳅一样滑进车里,他扣上安全带,等着老旧得失去弹性的皮带子把他的肺勒扁,然后才开始琢磨龙戬的问题。

“都问吧。”

他换了个让自己的呼吸器官轻松点的姿势,稍稍侧了身去看龙戬转着方向盘。

“这些东西是biaboo要的。大概是为了什么新实验。”

“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龙戬费了点功夫把这破车从小巷转进大街上,他意识到火麟飞似乎还没来得及认全所有人,就好心地又解释一番。

“她是科学家。”

“差不多,都穿白的,对吧。”

火麟飞回忆了一下那位‘科学家’的尊容,可惜一无所获,只记得匆匆飘远的白大褂,衣角带起一阵风。

“苗条俊挺信任她的,她的成就也让我们对她有足够的信心。”

龙戬打了个急转弯冲进另一条巷子,火麟飞嗅到了有些微妙的气味,像是腐烂的什么东西经过了稀释,但依旧刺鼻,他往外看看,城市繁荣,临近海岸,市集林立,到处是叫卖声,他甚至能听见一个妇人讨价还价的激烈吵骂。酒气和人味又将那股怪兮兮的气息给遮掩住了。他转头发现龙戬早就下了车,敲打着挡风玻璃催他下来。

这是什么,他颇为好奇的发问,然而龙戬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怪兽尸体。”他回答。

火麟飞小小的惊呼一声。在许多沿海城市,当然是指那些遭受过怪兽侵袭的城市往往都会留下这种独特的街区。当无法在海面上解决怪兽时,那些庞然大物最终都会进入城区,然后再被杀死,留下躯壳。

像是大型城市一类,通常已经人满为患,再也没地方腾出给这么一大尊怪兽,所以很多应用方法应运而生。比如,这种盘踞在怪兽尸骨里的,宛若贫民窟的街区。

而其他,比如肉啦,血液啦,甚至是器官啦,都各有用途,怪兽黑市也就诞生了,尽管在火麟飞看来那些人不是傻到家了就是钻钱眼里去了,顺带一提,根据龙戬透露,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其中一种。

“biaboo想要什么?”火麟飞晃着腿跟在龙戬旁边走,另一个很尽职尽责地指给他看各种骨头结构。

“这一块应该是头部,也就是我们站的地方,原本是个大脑。”龙戬像是没听见,踩着脚下的已经蒙上一层灰的骨头。

“难为你还能认出来。”

“上学时选修过。”龙戬很含糊地糊弄过去,领着他继续走。“我们这次就是要大脑。”

“可不是剖皮的功夫大脑就会烂掉吗,它们的头部装甲相当厚实,但是大脑特别脆弱。”

“生物学的不错。”龙戬随口夸了一句,停下脚步,他们来到了怪兽小区的最深处,即一扇破破烂烂的门前,敲了敲门。火麟飞站在他身后张望着想往里看,被龙戬摁住了。

有人打开一条门缝,贼头贼脑地往外瞟,又打量他们几眼。用本地话咕哝了一句什么,拉开了门赶他俩进去,又重重关上了门。

这是一家店。四周摆满了架子和硕大的瓶罐,中间塞下了几个冰柜里面满是奇奇怪怪的…器官。当然是怪兽的。那些器官太大了,硕大的冰柜几乎是勉强才能盛放那么一块。还有头颅大的,像是从电影里蹦出来的灰褐色巨型蜥蜴,四肢蜷缩在一个大玻璃罐里,还灌了不知道什么液体在其中。

“哇哦。怪兽身上的寄生虫!一般会随着怪兽死去,难以想象他们怎么做到的!…”

“氨水,泡在氨水里就能活很久。”龙戬相当好心地给他提醒。接着他转向刚刚带他们进来的那个人,刚刚光线暗淡,不过现在就很容易看见那是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络腮胡很久没剃了,在脸上肆意横生,有些凶恶。龙戬仔细回想了一下,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可能是新来的帮工吧。

“我找‘长老’。”他说。

火麟飞扯了扯他的袖口,满脸求知欲。

“他是biaboo家的老一辈的人了,我们经常借biaboo的名义来买东西,毕竟有折扣。而且他们家的货源比较好。”

“这便宜你们也要占,苗条俊是穷哭了吗?”火麟飞啧啧称奇。

“长老不在。”大汉很不耐烦地打断他俩的沟通,言下之意大概有没其他事就赶紧滚别妨碍做生意的意思。“要买什么吗。”

“次级大脑。”



当他们从那个商店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火麟飞苦哈哈地扛着一大个玻璃罐子跟在龙戬后面走,俨然一个干苦力活的小弟。他把那玩意绑上车固定好,然后插着腰端详了一下皱巴巴、配色难看的丑陋大脑,为苗条俊的钱包肉痛。

“所以我们可以回基地了吗?难以置信我现在特别想念食堂的饭菜。”

“当然。”龙戬招呼他去开车,自己上了副驾驶座清算东西。火麟飞接过钥匙插进车里拧了半天可算是启动了这破车,踩着歪歪斜斜的轨迹冲了出去。他开了窗,呼吸着咸腥味的海风,转眼见被风吹得乱飘的龙戬的头发,没忍住笑出声。

龙戬受不住了,扭身过去把窗户关下去。窗户慢吞吞地升上来,龙戬的动作却像是发条忘记上了一样卡住了。

“怎么了?”火麟飞相当自然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急忙打了方向盘停住。

海岸上出现了,出现了两只怪兽。

火麟飞低下头看龙戬,对方也瞅过来。凭借昨天微弱的通感联系,他们难得默契——一个猛踩油门开始上演都市飙车赛,另一个绑上安全带闭眼屏息忍住尖叫。

等他们在基地门口急刹车险些把次级大脑摔个稀巴烂后,苗条俊从大门口探头出来说,哟来的巧啊其他人都出门打怪兽了。

火麟飞觉得不行太刺激了得缓缓,顺手就从苗条俊口袋里摸出了根烟点燃了毕业后的第一根,结果还没在手上多待几秒就被龙戬掐了扔进垃圾桶。

他喘匀了气问干嘛,龙戬转身过去看向海边的方向,跟他说他俩可能没机会退休了。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