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云戬/飞戬]晓雾将歇#3 上

  #3
日常不走心[。有敏感词,分开发。
————
  龙戬就和夜凌云这么疏远地熬过了一个下午,隔天早晨醒来没有火麟飞的大吵大闹闲适无比,龙戬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门外夜凌云叼着一包豆浆随手甩过来一小袋面包,他伸手很准确的抓住,打开拿一个慢吞吞地吃。

  “火麟飞昨晚没回来。”夜凌云咬着吸管跟他说,语气平淡得像在说谁家的狗昨晚出门找小母 狗了到现在没回来。

  龙戬噎了一口差点没缓过来,他抬起头看了看二平秋天蔚蓝澄澈的天,叹口气认命地跟夜凌云去找。
  

  二平龙族人少,开 发区实在不多,繁茂的树林和浅浅的、胡乱交杂的小路缠成一团,很难猜出那条是火麟飞他们的踪迹,龙戬也不想指望昨天那张地图,笑话,懂看地图那大爷还能走迷路?…所以他们就站在一条明明白白的分叉口发愁。

  “分开走,实在找不到就超兽飞回去,”龙戬咬了咬牙,“那家伙昨天吃了那么多,饿不死。”

  猜拳决定了谁 左 谁 右 ,龙戬往右边拐弯,林子里的小径堆积着不少枯枝败叶,凋零的叶片蜷缩成枯黄团状重重叠叠,在脚下挤压发出脆生生的断裂声响。龙戬没有呼喊火麟飞,以免漏掉了对方的求救声,他打开异能锁,却找不到火麟飞的位置,莹蓝色光环在屏幕上扩散、缩回,却只有另一个小点往别的方向去,那是夜凌云。
  他只好继续往前。
  

  二平的树林很多,密密麻麻,簇拥成一团,再往里就没路了,龙戬只能从灌木丛中穿过,树枝刮在小腿上有种酥痒的感觉,并不好受,所幸这个季节没有毒虫蛇蝎,不然更麻烦。树林越来越密集,粗大的树枝凭空横置,树叶密密麻麻,一片绿色,看得恶心。

  他想啊回去一定要挤出点人 力修条路出来。

   他试图寻找那抹火红色的踪迹,那火焰般的红发正藏匿在哪棵树的背后?他目光搜寻着,无果,就继续往前方赶。
  

  或许是他走得太急了,待他钻出树林,却是一片明朗朗的宽阔海面来,微风吹拂,浪花微卷,不轻不重地敲打沙滩岩壁,羞涩掩盖在白沙下的贝壳悄悄扯着浪花的衣角走了,龙戬很出神地注视着沙子在浪花中飘远,分裂。那儿或许曾经有孩童堆砌的壮阔的沙雕城堡。

  如今——却是一片鹅卵石也了无踪迹。

   他忽然记起来一件小小的事情来,渺小得如同这片片细沙。
  

  他还年幼,师傅带他来这海边。

  [你看那。]师傅一手紧牵着他,一手指向远方海面,面部肌肉紧绷,几乎快从脸上凸出来。他端详研究着这神态,当时毫无所获,多年后却只回想得起那种痛苦而又无奈。

  那是一艘船,一艘即将沉没的船。

  船头高高翘起露出被海水长期浸泡潮湿黏糊的底部,船尾正在被海水吞噬,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浪花,翻起狂野的弧度然后在空中砸下,很不耐烦地将整艘船拍拍打打压进自己的肚中。那是海神的怒火。有人在海上无助地呼唤。爱人相拥,母亲高举自己的孩童。

  然后他们都沉入海底。

  整艘船最后在海面上冒气一个气泡,就此消失,大海怪异地嘶吼着,似是吃饱了心满意足地安分下来沉沉睡去,海浪依旧弯起乖巧的弧度,他看见沙雕城堡被浪卷走了,连带着那个城堡的建造者。
  

   龙戬靠在树干上久久地凝视这片海,如此蔚蓝和干净,反射着粼粼波光,太阳的金光笼罩下,一望无际,宽广壮阔。

  他已经不会摇摆着师傅的手,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不去救人了,那可是海啊。

  [如果沉没注定是船的使命。]
  他会是那条船,行驶在无尽轮回的海洋,船舱里承载着龙族的罪 孽,漂泊不定,直至沉沦。
  就如同船无法抵抗海洋。
  
  

评论
热度 ( 22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