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我们的战 争。

战 争三十题
@织田十二目.  @荀而不留
#练笔,原创怼三角。
#威瑟尼亚来源安墨庚;爱德华来源荀留。安德鲁我的。
#bug多。
#末日背景,人类地球联 邦vs外星迷之物种[???]
1、关于某事的演 习。
说起末日印象里大概就是遍地残 骸,猩 红的血光染红了天边的云霞。零星人类如同过街老鼠,面色惶恐,抱头鼠蹿。
惨不忍睹。
尽管如此构思终没被造物主所实现。残 骸遍野不假,不过天空仍是蓝晶晶的,太阳依旧东升西落。
人类已经集合在了一起。
早该庆幸还有一片 纯洁的土地留给人类这类纵观地球时间长河里算是卑渺的生物苟且残存,纵然鲜 血 将大地染至黝黑,逼迫地球记住了此番战 役…。
集合就意味着群体,同时也意味着单打独斗的野鸡日子宣告结束了。
Edward砸吧砸吧嘴没吭声。就地一蹲在个小土包上忙活着组装 枪 械,毕竟转为集体活动,有了掩护狙 击手还是有大用途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血 腥气,他皱了皱鼻子,枪 杆磕巴一下。
不远处是Vesania和Andrew。两个家伙不知道在搞啥搞,磨磨蹭蹭的。Edward撇嘴嚷嚷,手上咔哒咔哒的,装得快。
“喂,收拾齐整了没啊!”
-外星人侵 略地球真是科幻小说里的情节,率先袭击大型城市紧接着是大批军 队从天而降,干脆利落。短短一个月将近一半的人类便长眠土地,高效。各种先进武器硬生生是在飞扬尘土中渲染出一片电影特效,强大。
可怕的对手。
Andrew背对着人将两把武士刀收进刀鞘里去了,刀刃反射着太阳光,看起来被那小子保养得不赖,只不过其主正耷拉着脑袋一下有的一下没的踹着石子。在这种情况下拿显然是近战的武器也是不怕死,怪人。Edward又瞅瞅Vesania,后者撩起头发胡乱扎高了,又翻了翻刘海,侍弄舒服了才拎起俩把手 枪踹进腰边上,跟那把他宝贝的不行的匕 首戳一块。
-不过,管他娘的呢。
Edward很大声地往地上呸了一口,双手叉裤兜里晃晃悠悠往前逛。
-犯我者,我必诛之。

“赶紧走着,不然赶不上联 邦第一次演习别赖我啊。”
2、特权。
末日临头什么都不好,没多少吃的。从废墟里扒拉出来挤压破碎仅剩些许碎渣的食物包装袋已经算是好东西了。联邦没能提供多少物资。
几根扭曲得不成样的铁杆子堪堪撑起一块不大的空间,仅有顶端破开了一个大洞导致阳光倾斜而下。四下寂静。
Edward掀开一块木板,想着看能不能找点零嘴解解饿,好歹让嘴里留些味。Vesania说这里应该是个农贸市场之类的地方,或许还有便利店,都是废墟了,“祈祷外星人的炮没把所有东西轰个干净。”他踹了踹裸露出来的白色铁质货架。
“难说,这儿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搜过东西了。”Edward耸了耸肩专注扒拉碎石块,打算把那个货架子挖出来看个究竟…他站起来跺了跺脚,“Andrew!!…守住!别让人进来这儿。”
“什么…?”头顶传来含糊回应,黑发“哨兵”自洞口探头询问。
Edward举起小半块地瓜面露得意之色。
东西虽小也是好啊,毕竟难得能吃到一点甜的东西了。Andrew呼啦蹦了下来全然忘记对方的劝告,踩着碎石一个跃步扑上前——Vesania板着脸自滚作一团抢起来的俩人手中捡起战利品。

“没白费我带你们来‘巡逻’。”
他就地挖坑点火烤地瓜,惬意地小声嘀嘀咕咕。
3、霸 凌事件。
Vesania把隔壁队的小姑娘弄哭了。
虽然本来也没有什么“队”的概念,不过幸存下来的小年轻早已形成了自己的圈子,改不得拆不得,就随着去了。不过没有编号,找人麻烦,大多数时间就是往人多的地方一站,大吼“某某某那个谁过来一下。”
所以当Andrew提到这事的时候Edward花了一点点时间思考是哪一个“隔壁队”。
“那个,扎麻花辫的,个子矮矮的那个。”Andrew提醒,“叫什么…什么…。不记得了。”
足矣,Edward点了一下头,恍然。
“太惨了,被威亚尼捉弄。”他牵扯面部肌肉,抿起嘴角…甚至摊开双掌尽力表达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好好一个姑娘…。”
谁不晓得Vesania折腾人的大名,至少手段狠辣不亚于上学期间军训时那些教官,背地丢个香蕉皮这种小把戏是不屑一顾的,最低限度怎么着也是得硬生生把人打断肋骨?
Andrew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四处瞟了瞟突然间神色一凛,兔子样窜进庞大人群里去了,目睹一切的狙击兵心里警铃大作,小心翼翼地,讪讪回头一瞥。
被讨论者扯了扯衣领站在他身后露出一个亲切温柔可人的笑。
Edward只好硬着头皮,咧嘴,傻笑。

[后来他俩才知道,其实那个女孩子只是不小心被走路发呆的威亚尼[?]绊了一跤而已。
4、禁闭室。
光线阴暗。Edward习惯性地叩了叩铁栏,接着拉门进入。盘腿坐于室内的人低着头像在出神,他也就不急,随便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凝神注视细微光束间飞舞的尘埃。
“找我这个[违反纪律]的干什么啊。”
Edward缠了一把刘海眯眼打量Andrew,后者也以冷眼瞥了过来,丝毫不见[被禁闭者]所该有的悔恨悲哀之类…。狭隘的空间一半被装着各种杂物的木板箱占去了,仅剩些许空间供对方斜斜倚靠,有一搭没一搭的抠抠泥墙。
Edward默想种种,他不能停留太久,毕竟是Vesania在外面滥用职 权争取来的机会…。这一个比一个古怪嚣张的同僚的心思他没什么兴趣去揣测,尽管最近新的作 战策略出台人心惶惶,干的事一件比一件蠢,例如…。罢,Andrew大概不是那种傻逼。
“看样子你日子过得很舒服嘛!”Edward晃晃手中的食盒反唇相讥,“怎么着就不要我给你带吃的了。”
Andrew闭嘴了。
“哈。”蓝灰发色的狙击手轻嗤一声摆了摆手,不置评价,“下周开始正式对[外]宣 战。”他看了看对方的神色,自顾自继续叙述,“…你解放了。”
他最后瞟了一眼Andrew,带着玩味的眼神扫过掉尘的墙壁、摇摇欲坠的天花板、以及破破烂烂勉强装着物资的箱子…。他放下东西走了。

留下Andrew绷紧面部线条,抿嘴后槽牙相抵摩挲压低声响。
“…操 他 娘的

评论 ( 4 )
热度 ( 6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