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云戬/日出。

#云戬云
#ooc,有私设,剧情迷,怂。
#设定是战后夜凌云龙戬留在五平,龙戬依照赌约加入冥界[所以我该叫他狼戬吗?…])
#割腿肉使我快乐(

五平的天没二平的好看。
龙戬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就想。
二平的天空是不吝啬于色彩的,蓝色的颜料肆意泼洒,云展云舒,慢吞吞地挪动。傍晚下山的时候半边天都是红的,然后渐变,橙、黄、白…延伸到另一边,又是蓝的。紧接着太阳就慢慢地从山的后边爬下去,最后就呲溜一下子滑到底了。这时候天也就黑下来了,换上星星月亮什么的出场。你方唱罢我登场,俨然一出好戏。
五平没那么精彩。不管什么时候好像天都是黑压压的,暗沉暗沉的,宛如八百年没见过光了,害他在外边走着走着就得停下来确认一下时间,在正午顶着一片黑云瞎逛。
天空如此阴沉,光线黯淡。所以当夜凌云找上他的时候,他竟然一时没认出来,只好连声抱歉。
“对不起,太黑了。”

夜凌云就着黑乎乎的背景图打量眼前的龙族少年。没关系。他嘟哝了一声,也不知晓对方有没有听见。朦胧产生美,只可惜对面的是刚干了一架没多久的敌方,同样却也是刚加入的友军。难道是所谓不打不相识吗?不过这关系依旧复杂足够令人深思…,不过他并没有思虑太多时间。诚然,和冥王的新部下发展良好关系是必需的,所以夜凌云还是尽力显得绅士且彬彬有礼地发出邀约。
“要去走走吗?”

天还是太黑了。
听声音应该是在一条河边…或许。冥界有河么?波澜壮阔还是涓涓细流,昏暗的光线下只见得黑黝的土地和微弱的磷光。无法用目光丈量。
龙戬定了定神转过身面对夜凌云,不得不说人的眼睛真是功能齐全,到了这会儿他已经适应了不少,好歹能看清对方的脸。
夜凌云看向河流的视线也挪了回来,相对无言,只好抱着双臂互相盯着看,愣是不开口。
“…你叫我来就为了互相瞪吗?”龙戬抬了抬眼皮问他。
当然不。
所以他开口道“你加入冥界部队了。”用很笃定的口吻。
蓝头发的点点头,不做声。
“为什么?”夜凌云的眼中流露出直白的,如针般试图戳进对方的心窝看个究竟,并且毫不遮掩,准确来说,是毫不在意这种目光将会给别人带来的感受。
“因为输了。”龙戬回答,“愿赌服输。”
夜凌云无言。他的本意是想看清这家伙加入冥王的部队究竟意欲何为,毕竟冥王需要的是忠诚的战士而非心怀鬼胎的奸诈之徒。现在如此看来,如果只是对方和冥王之间的私人赌约…那倒不是他需要管的,他没那么多闲心。于是他点了点头,又不做声了。
晒不到太阳的地方似乎都比较冷,更何况是在河岸边上,尽管河水蒸发的量少而又少,但湿漉漉的水汽顺着风势往人身上扑总是不好受的。龙戬当即看了他一眼。
“没别的事了?”言下之意或许就是没事赶紧走。
他抬起头来,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鼻音。
“你在怀念光明。”

“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

当你处于黑暗中,最纯粹最深刻的黑暗。没有一丝的光芒,哪怕是最微小的、渺茫的磷光。你无法分清方向也无法分辨前进的道路。
首先你会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无声无息,寂寞如雪。其次你会感觉宛如沉浸在深海之中,黑暗令你窒息,静谧迫使你发狂。最后你向更深的海跌落,海水粗暴地扼杀了一切希望,你可以向上往,只是海水之上不过是更加黝黑的天幕。

当你经过七层的孤独,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当你忍受七重的黑暗,才能真正的涅槃重生,化羽成蝶。
只不过到那时,你已经回不去了。

“日出之美便在于他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龙戬很慢地说,像在叙述一个久远的故事。

你生于四平,存于四平,自然是没有见过日出的波澜壮阔。
当夜晚降临,太阳便沉入黑暗,可是,经历一个黑夜,那硕大的火球便会再度出现。
先是一点点微弱的红光,透过浮云落得满天红霞,接着是一个小火球,通红的、细小的、刚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的太阳,一点一滴执着地爬升。…日出的过程很快,转眼间便是满目金光,璀璨夺目。
哪怕是乌云也遮不去它的光耀,哪怕再度沉入黑暗它也能够再次绽放光明。

“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
“当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①

夜凌云盯着脚下的地面,黝黑的地面。
天色依旧昏暗,不过似乎层层乌云散开了不少,因为出现了光。
他看见了太阳,一个如同龙戬所描述的,炽热的,绽放着的太阳。沿着陡峭的山势不紧不慢地,庄重严肃的落下,乌云尽给染成了霞云,下方是黑色的第五平行宇宙。
“是落日。”他对龙戬说。
“不要紧。”龙戬面对着太阳瞩目,言语笃定令人信服如同一个牧师的宣誓。
“太阳还会再升起来的。”
“而在这茫茫黑夜之中不必彷徨。”
“身处黑暗,也可以提灯前行。”
————
吃我一发云戬安利(
瞎逼逼一大堆凑合吃点…)
注解①:对话截取自《三体2黑暗森林》结尾。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