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耀诞]花与你。

迟到很久的耀诞。
娘塔预警,红色组。)
初稿未修改。ooc私设多。小姐姐使我快乐。
——————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王春燕盯着自己的爱人兼北方的邻居推开门走进来,修长漂亮的长腿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老天爷,这位名叫安娜 布拉金斯卡娅的年轻俄罗斯大女孩儿,显然养成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小细节,比如此刻她后脚抬起向前滑动的时候总准确地踏在前脚的正前——脚跟部分先行点在地上,然后是脚心、脚前掌,最后脚尖轻轻扣下使木地板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优雅但又…迅猛,如同一只逼近猎物的大型猫科动物。

“阿尼娅?…”

彼时她正在把糕点端上桌,抬头看天,北京秋天的天不好不坏,夏暑还未散去,只不过秋天阴凉的脚步已经逼近。王春燕觉得这天气如此复杂与变化多端,与现如今她自己的心境倒是恰当——注意到如此细微的细节叫她欣喜,而又心悸。捕猎的对象是谁,她吗?…今天是生日,她不该想那么多,只是这个邻居如同来势汹汹的秋风般,让她不得不提前准备、合上大衣的纽扣。
然而来者丝毫没有注意这点——来自北方的精灵难得热情洋溢地,旋风般扑上来给王春燕印上一个香甜的、湿漉漉的吻,然后才明白过来羞涩地笑,毫不客气地品赏起精致的中式小糕点。青绿色的绿豆糕被规规整整地码成小方块放在白色圆盘中。

“生日快乐。”

王春燕微微颔首展开一个微笑,不动声色地抬手蹭了蹭脸上唇印——橘红色的——一如既往的,阿妮娅的糟糕品味。

“怎么样——喜欢吗?”

只不过眼前的目光过于迫切、白色大型猫科动物满心期待宛如一只乖顺的小猫,等待着来自她的抚顺或者说鼓励。于是她勉强飞起一个白眼,“嗯,是的…还不赖。”

安娜 布拉金斯卡娅显然十分满足这个回答,至少她换了个话题——小房间里没有惨遭垃圾食品和碳酸汽水的蹂躏引起了北方姑娘的好奇,“喔…哇,话说,怎么不见‘party小姐’艾米丽?”

“很简单,定个川菜馆,然后告诉英雄小姐那边有一个生日party。”

阿妮娅欢快地拍起手来,显然听见了一个令她大为满意的、足以捧腹大笑的消息,毕竟这确实是一个能够嘲笑艾米丽十几年的好梗。
“棒极了,是这么好的处理方式!!…我该多给你带点礼物好好庆祝。”

“比如?向日葵和白桦树枝?”
东方少女挑起眉头口吻夸张地感叹,尽数阿尼娅这几年送来的奇形怪状的小玩意儿,毫不感激。
“给我点新意,小家伙。”

所以当安娜 布拉金斯卡娅从小皮包里小心摸出一朵牡丹时,王春燕的表情可谓是丰富多彩——惊讶,如此寒冷北国竟能育出娇贵的牡丹花来;感慨,阿妮娅,以一支牡丹为礼物。

一朵没有那么鲜亮的花,花瓣有的贴在了一起,紧紧依偎取暖,或许是被寒霜拭去了娇生惯养的美而换取来饱经风霜的、成熟的…。

“这是?…牡丹吗?”
纵然对这种花朵的花、叶、茎、根都熟悉无比,她还是忍不住细细询问——太荒谬了,萧瑟冬风如何吹开娇嫩的层层花瓣?

“是的,这就是。”

安娜 布拉金斯卡娅柔软的嗓音的确如春风,大概也是这样吹开花瓣的吧。外表年轻的俄罗斯女孩自有一套法子叫牡丹开花,叫冬风回暖。王春燕手捧牡丹纤细茎秆,低头透过层叠花瓣直盯裙摆,为了庆祝生日的红色石榴裙,柔顺地垂在脚踝旁。这牡丹的确不算好的,但是却很配如此境地。安娜弯起的眉眼——她觉得自己有点多疑,一个漂亮女孩的眼里还能多出什么来呢。

…………一份精彩的礼物。

春燕在桌旁落座,安娜立刻挪动椅子靠了过来,前者将花置于糕点旁边,后者则是捻起了那块绿豆糕。
绿豆入口甜润,牡丹色泽深沉安淡。

北方精灵自然而然地抬手环过春燕的脖颈然后抬手似是随意地抹开脸上的唇印。橘红色的,有点像手上的花。
“我种了一院子的花,为你。”
她偏了偏头拢起发丝,伏在东方女孩的肩头。
“我想找出最好的给你。”
“我的小女皇。”

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了。

评论
热度 ( 6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