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RL.///点梗的双向暗恋♪

点梗。RL的双向暗恋。 @眼球炮仗 给你给你。
持续跑偏主题x。
思维混乱。
不要问我他们怎么去的酒吧我也不知道哇x。
就是一个完全没有RL戏份的、披着RLR皮的DM。
——
“你真是相当的疯狂。”

他合掌置于大理石吧台上,左手边是一杯水。酒吧的光线一向的昏暗,杯沿上是一摊暖黄,像是一滴会反射光的蜂蜜。若是味道也是甜的。那Mikey一定喜欢透了…也许他更爱披萨味的,芝士的甜香叫他的幼弟发狂。
光线并不硕长。仅仅一米开外的人物形象都变得模糊不堪,他怀疑是不是酒吧里起雾了…或者干脆就是Leo带了个娘们的黑纱面罩之类云云。
打住,Don。停下你疯狂的脑洞。
他不觉得在酒吧里点白开水有什么不妥,清凉的液体入喉更有助于他思考。更别提是在他的长兄打算一醉百了的情况下。
谁能想得到呢。一向的乖宝宝、斯普林特二世,Leonardo竟然会想要喝酒。让Raphael惊掉下巴去吧。反正他们也成年了,这没什么。

“你是怎么了。”
毕竟你从来不会耍小性子的。

这个偏僻的酒吧不但昏暗而且足够静谧。他喜欢这。就像你不带水肺或者其他昂贵笨重的潜水器具,如海豚、以及飘逸的海女一样徒手下潜。从40英尺向下,大海开始将你拉入怀抱。背后是穿过海水变得发散的阳光——然后它随着你的下潜愈来愈黯淡。接着你可以欣赏不算深海的“深海”了。周围是无限接近于黑色的、蓝色紫色的混合体,因为阳光已被层层过滤。它也是寂静无声的音乐会现场。
是的,静谧又充斥着声响。听听看。那是海豚吗?——不,那只是一头幼小的抹香鲸。
海里只有你一个“人”。

也许他不该扯这么远,也许他应该把思绪用力地拉回来。他给自己续了一杯冰水慰问操劳过度的脑子和疲惫的身心。若不是他一心向往科学而不信什么基督,Donatello定会跪下来向圣经和耶稣磕头——主啊!
令他无法理解的是家里的长兄还有他那暴躁的二哥。是的。他反而不怎么操心喋喋不休的欢乐派Mikey,只要给他一块滑板和外出的允诺便能使他快活上好一阵子;一盒香气扑鼻的芝士披萨便能讨他的欢心。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小孩子。
虽然这么说并不准确,毕竟他们岁数相差不大,不过Mikey的确是他们中最富余童心的人,至少和Leo还有Raph以及…他自己比起来是这样没错。
成为“大人”真是件麻烦事。

他端起玻璃杯,透过透明的杯壁和水注视长兄。蓝头带的变异乌龟低首无意识地摩挲指尖,他稍微压低了头然后再向上仰,凝视那对与Mikey相似又很不一样的蓝眼睛。若是有一日他可爱弟弟的双眼也会染上如此深意,那他宁愿在那之前扣动扳机杀之。
你很聪明Leonardo,所以你没有理由拉我来当什么情感顾问。我现在只想回家修理被滑板砸到头的电视机,你知道的,sensei追的的电视剧快开播了。你只需要一个独处的环境和一个直白的开场,我以Mikey的108种芝士披萨保证,你们俩会情投意合欢欢乐乐含情脉脉地滚到床上去。
他纳闷明明长兄并不如此的…感情白痴或者说是情商低下。这是叫人摸不着头脑的事——对此他只能用一句老话形容,所谓恋爱中的人智商为0,那他必须拿过扳手好好修理Leonardo的头部,但愿里边不是一只黏啪啪的krang——醒醒,你还只是在暗恋。
尽管这么说,可实际上有眼睛(感光细胞也行)的生物都能看出来Raphael和Leonardo之间的那点小情绪,类似于扛上了就没人能插入的修罗场——噢!你们的婚后生活一定不必担心恶毒女二的插足。尽管他连谁是那纯情女主都不晓得。
把RL的感情形容成柴上烈火,那他们必然能发展成熊熊烈焰席卷草原,如此轰轰烈烈明目张胆。旁观如他只能心疼那被践踏的可怜野草。

“我亦可贪恋烟火,殷实人家,几间瓦房,四方小院,守着流年,幸福安康。”

他举起酒杯向长兄示意,不必在意酒的细节,对方轻笑一声抬起手,杯壁有气泡涌起,他凝神聆听那破裂时的尖锐长啸,吞咽下一大口冰凉液体,Leonardo悄然转了一圈吧椅经过他。侧头,微笑如同一只温柔无害的宽吻海豚。

“向你致谢,天才。Thank you all the same。”
“感谢你的汽水。”
——他收敛嘴角目不斜视抬步离开,咽下去了没说出的是‘尽管没多大卵用。’

搭红线的滋味还真不错。他想。
——
Donnie你觉得寂寞孤独的话就去找小天使要抚慰亲亲抱抱举高高吧XD。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