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RL】咖啡厅时候的事.

我…更文…了.
凄惨地饿死街头(没有x.
rlr陌生人视角/是甜的真的./拟人出没请注意.
——
我是一名普通人.
我大学毕业后当了美利坚合众国一家普通咖啡厅的一位普通的员工.
我喜欢咖啡厅,因为能看见一些不同寻常的事和人.
…说是不同寻常吧,但也很普通.
不过星星点点似萤火虫的微光.
常能见到的熟客多是附近的居民,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两个少年,主要是因为他们总是来的很准时准点.每个星期日晚上七点,只要我往窗外一望,总能看见外面月朗风清,蓝发的高个子从小巷里走出,红发的稍矮一些,紧跟在对方身后,偶尔还张着嘴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
蓝发少年总是先很谨慎地往店里看一看再进来,礼貌地向我问好后才开始点单.红发的只是瞟了我一眼就闭上了嘴.
然后他们通常点了奶茶,可可或抹茶;夏天偶尔点两杯星冰乐.
我听过红发语气戏谑地称呼蓝发长兄,然后毫不犹豫地直呼对方大名——“Leonardo,住手!!别把那恶心的绿色饮料加进菜单!!”
然后蓝发兄长忙于付账,咕哝着低低反唇相讥:“原来勇敢的Raphael你除了蟑螂以外还害怕抹茶??”
不得不说…奇怪的名字.
我诧异于文艺复苏时期大师的名讳,但良好的职业素质让我没有吭声,只是端起点好的饮品送去,他们总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偶能听见他们在争执着什么,漏出来的话语我听不大懂——sensei、krang、shredder….我猜也许是两个少年之间的神奇世界.
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我为其他客人送甜点,从他们的桌旁拐过,一阵细微的鼾声让我不由瞟了一眼.被称作Raphael的少年斜靠在长兄的肩膀,低垂着头打盹,嘴角甚至流露出些些笑意.
Leonardo这时把目光从肩膀边挪到我脸上来,用眼神请求我不要惊扰弟弟的美梦.
我心领地走开了,背后Raphael似乎是翻了个身,把手臂勾在兄长的背上,低低地、局促地笑了一声.

我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可一个星期日,他们没来,又一个星期日,他们不再出现.我向小巷望去,天空阴沉冷漠,漆黑空洞的狭窄巷道沉默不语,我便不再过问.
只是又一户搬走的人家罢了.
我告诉自己.
后来又过了很久,久到我结了婚,当上一名母亲.
我基本已经忘了那两个少年,只是偶尔感叹感叹就抛到脑后.谁知,他们又撞进我的生活.
还是一个星期天,不过这次只剩红发的,不能称之为少年的男子,虽然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过还是惊讶于对方苍老的速度,张扬的红发间斑驳地夹杂着花白,鲜明而醒目.
像以往一样,他点了两杯饮料,声音轻而低哑.
我按耐住心悸,冲他展露一个微笑,他似乎有些诧异,然后自顾自寻找他们的老位置.
我迅速且熟稔地准备好一切,发现男子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是那种很老的款式,古铜色,简单得甚至没有花纹,只是末端有一个褪色得厉害的坠子,我猜里面应该是照片或者其他什么特殊的东西,我见过附近很多老人喜欢用这种方式怀念.
可他的年纪远不到被称为老人.
红发小心地捻着项链,凝视小小的坠子沉默不语.
我好奇,但我从来不问.
我看着那个男子虔诚亲吻颈间项链,眼里带着化不去的悲恸和我所看不懂的,复杂糅合在一起的情绪.
我端起咖啡经过他的桌子,打开的坠子里镶嵌的照片上,蓝发的少年笑得明媚温柔.
桌上的抹茶味饮品静静地伫立.

评论 ( 10 )
热度 ( 11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