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联文//<The blue roses./2>

这章出自江爹!!!
@尸体
——
江by:
[二]
   微凉的空气携带着雨后特有的泥土清新,从弥漫的空气中好像还隐约能嗅见某种花的香味,缠缠绕绕在鼻尖挑逗着。
   许墨河支着下巴望着外面的场景。红色的塑胶跑道一圈圈绕着学校的半红砖半水泥地,慢慢排列到三分之二处有着一条细细长长白色的草皮地,再过去便是一片青葱的草地,长得异常喜人,区别与草地之上的粗壮百年白杨树的苍劲之绿,那是新绿,是嫩绿,带着新生命和点点露珠,好奇地探着头观望这个世界。
   有着澄澈的蓝色眼睛的男孩对这一切都不甚在意,目光流转从这转到那,从那放到这,丢丢转转几个来回,最后轻轻落到教室宿舍楼的白红砖墙上曲曲折折的满墙爬山虎上。许墨河为的只是在课间的珍贵十分钟里休息一会儿,半眯着眼睛,湛蓝透亮的眸子里带着漫不经心。
   好像有什么东西搁在了什么地方忘了拿,好像有什么事情放在哪个角落忘了做,好像有什么人去到了遥远的过去再也没回来。许墨河小心地琢磨着过去的一切,怕遗漏了什么没想起来,怕让那些回忆生疏地落了灰。
   上课铃从耳蜗闯进脑海,突兀的打断了什么,许墨河觉得那声音遥远虚妄,像从世界的尽头传来的,但还是闯入了真实当中。
   真实。残忍又温暖的词。
   许墨河轻轻地把思绪拉回课本上,拉到课堂上,拉去年轻教师教授滔滔不绝的知识的殿堂那,然后安定下来。
   他望了望课题,浏览了一遍书,便放下笔将视线投到老师那儿去,心下便了然:这节课所讲知识多为常识,也无可记内容,半神游半认真的过去了倒也无碍。
   这下便敛了敛心神,朝周围看看,目光刚开始转动,便对上了一个充满探究的黑漆透亮的曜色眸子。
   宋迟研。
   许墨河在脑海找寻他的名字,终于拼出了个大概印象。这就是那个入学成绩紧跟他身后的加尔布奇氏家子弟。
   许墨河犹疑地眨了眨眼。

   偷看人被抓包的宋迟研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揉揉头又转回去。

   事实上他的想法单纯,只是想看看神秘同学在无聊的课上会做什么。
   睡觉?偷看小说?欣赏风景?
   宋迟研猜测又猜测,却都错了。当他转过去时,看到的场景美得不真实。

   太阳懒洋洋洒下金光,给许墨河的侧颜镀上神圣光芒,脸上绒毛一根根清晰可见,细细密密。湛蓝眼睛模糊了光芒,失去了聚光,像是越过这个课堂看到了过去抑或未来。神情间有种猫科动物的柔软。
   他的手指夹着钢笔,无意识晃动,一声声清脆的磕碰木制桌子的声音绕在他身边,仿佛隔绝出了另一个世界。

    老师敲了敲黑板,将或发呆或走神的同学唤回课上,清脆声响将他们的注意力全吸引到老师那。
    黑板上已经有了一副现在局势的大致图画,老师圈圈点点的痕迹乱七八糟。
    同学们扫了几眼,又低下头各自忙去了。

  
   一节无聊得令人不由自主地犯困的课终于过去,当下课铃响起时宋迟研脑中竟然也一同响起了《圣母颂》。
    那美妙的旋律和下课铃如出一辙。
    程夜子甩甩绿色顺发凑到宋迟研絮絮叨叨,为着休息日的野营出谋划策,眸子里闪着奇异兴奋的光。
     他描述着森林里将会发生的有趣事情,却发现自己的发小神情恍惚。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发呆的黑发男孩。
     似乎是奥布里氏家的孩子。程夜子拨弄了一下头发,拍拍宋迟研的肩。
     “啊…怎么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嘛,周末去旁边的森林狩猎啊。”
     “喔,好啊。”
 
     许墨河早已察觉那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只觉得不舒适,这般充满探究的目光实在令人觉得不知如何应对。有些难堪。
     他本想侧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但当他刚想行动时,那个绿色长发少年已经叫过宋迟研,转移了他的视线。
    许墨河小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但无人听见。

    奥斯奥布两双胞胎兄弟在旁边打闹,还有些许墨河不知名的男女同学在教室间乱窜谈笑,在阳光下都显得温暖平常。
    暴风雨前的宁静。
    有人如此想到。

评论
热度 ( 3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