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入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黑三角】王.

黑三角架空/无cp./阿尔弗中心视角.
虽然说架空但还是有点历史操作啦、x
沉迷mop沉迷角斗士设定.
有很多很多bug.欢迎捉虫.
第一次写黑三角紧张死.

胜者为王.
一句简洁至上的真理.
抬起另一手绕过那个可怜奴隶的脖颈,拉住自己被抓着的手臂紧箍对方.深吸口气放松身体猛然将全身重量压在人身上.身子一侧随着他所希望的情景一样倒了下去,同时箍着他头的手臂环紧用力向下一拉,迅速有效地将他的重心强行拉倒自己这侧.举臂挥拳毫不犹豫击向对手脆弱的太阳穴.
卑贱的奴隶不允许使用武器.
但这没什么关系.
贵族大惊小怪的呼叫震耳欲聋.好吧、好吧,这没什么,反正他们不能用这打破勇猛的角斗士的耳膜.
金黄的阳光降临这座古老的斗兽场,已是黄昏.他站起身来俯视已经死去的囚徒,目光挑挑捡捡最后瘪着嘴取走了一样战利品,然后在贵族们的欢呼中将它丢掷在地.
沾染着沙土和血的金发张扬地随风飞起,在璀璨的背景下他冲着阴暗的地牢无声地比了个口型.
看吧,胜者为王.

这里是斗兽场,这里是野兽的乐园.
阿尔弗雷德.F.琼斯刚进入这个生死场所的时候就知道了,管理斗兽场的男人那灰色的小眼睛闪过一丝锐利的光,好心地告诉他斗兽场的至上规则.
所以他从来都知道.
他难得地吹着不成调的口哨,阴暗湿润的环境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他看见铂金色短发的斯拉夫人脸色不大好地站在地牢门口,外面愈发灿烂的光芒也不能消去他脸色的阴沉.
“哎呀,是谁惹着我们的“准”角斗士之王了。”
伊利亚没看他,一个眼神也没给,但是他们马上就要对视,并且有一定的肢体接触.
角斗士之王的位置只有一个.
尽管他们向来不和,相互拳打脚踢、龇牙咧嘴、出拳,在斗兽场的中央像野兽一样斗殴流血,对彼此毫不手软.
但出于长久的乐趣和彼此力量对比的考虑,聪明的他们还是闭上了嘴收好獠牙,大喘粗气然后以平局收场,胡搅蛮缠地撕打一番就罢,凶狠的目光对撞,然后背转过身自顾自在夜晚舔舐伤口.
他们从不可能露出真诚的笑然后立于同一战线,只有尔虞我诈,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对决.
他们曾打得伤痕累累,他们也曾惺惺作态地靠在一起.
他们曾幻想将对方踩于脚下,他们也曾试图和平地共举王的桂冠.
不过都是曾经.
一山容不下两只互看不顺眼的老虎,王位只有一个,山也只有一座,只有胜者才能为王.
这是你教我的,所以你也必然受制于此.
他用后槽牙相抵摩挲,向老对手发出挑衅的战争号角.

熊的血色旗帜变得苍白,被人随意扯下然后带上脚印,金黄的鹰被戴上桂冠.
他再次环顾这座古老的斗兽场,夜幕已经降临,黑蓝的天遣散黯淡的星,试图挽回过去的英雄仅存的自尊.

[有什么用呢.]

他倒是蛮不客气地走上前,单膝跪与对方背部,着地的膝盖恶意地狠压在老对手的脊梁骨上.他偏过头看了看已经失去生机的熟悉面庞,恍惚了一下旋即带上胜利的笑容.

[看吧.]

“现在,您是斗兽场的王.”
带着灰色小眼睛的男人转过身向他宣布.

他取下了斯拉夫人的围巾作为战利品,被血染红的白围巾无力地自他的手上垂下,但是棉麻布料的边缘依旧锋利坚硬,他稍有不慎便能让其找到机会,收到对方坚强有力的反击.①
不过他不会给它这个机会的.

[现在我才是王.]

金发的新王平静接受四面八方的欢呼,接受王的皇冠.他嘴角还是噙着一丝笑意,不带痕迹地流露出嘲讽的神色.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斗兽场绝对的王.

[所以你又是什么?]
[你这样挣扎有何用?]
[反正我迟早会撕裂它,用力的.]
[我亲爱的老对手.]

金发的新王大步跨进最角落的地牢,还甚是绅士地敲了敲湿滑的栏杆,目光搜寻牢房最后落在角落的稻草堆.
“嘿,耀,看到了吗,今天的决斗很精彩.”
稻草堆传来响动,但主人丝毫不愿现身,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眼睛,不带什么感情地盯着他.
阿尔弗雷德不大在意地斜倚在门口,调整了姿势舒舒服服地靠着,大有赶都不走的架势.
那双眼睛依旧带着审视的目光扫过他.
这让他不自觉地仔细组织语言,但最后化成一个低低的咕哝,接着用轻快地语气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告诉眼睛的主人.
“伊利亚死了.”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死了.
他很开心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骤然收紧,接着他更加高兴,像没吃过几顿饱餐的孩童突然尝到了美味的糖果——因为他见到了眼睛的主人.
一位名为王耀的、黑色长发的东方人.
他仔细打量王耀,大概是被关在地牢里有些久,头发更长了,被参差不齐地绞断,其余的,除了带着浅浅愤怒的目光他看不出什么.
“你说什么?”
哦,还有,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了.
“我说,伊利亚死了.”
东方人不得不扶住墙壁稳定身形,同时安抚波动的情绪,他死死地盯着新王,最后只发出一声悠久的叹息.
“然后呢?你登王了,你满意了.”他说.
不.
“你记得吧,你也曾是王,曾经.”
“你甘心被亚瑟拉下王座.”
不,怎么会呢,骄傲的王绝对不会屈服于谁或是听命于谁.
阿尔弗很满意看见东方人的沉默,但这还不够.
他向来对对手调查得足够清楚.

“但我不会甘心.”
“也不会放任,从来不会.”
“我只会撕裂我的竞争对手,包括他和他所留下的.”
“你还甘愿故步自封吗.”
“亲爱的王?”

他等待了一会,通过观察得到答案后满意地离开,他有他的调查渠道,王耀自然也会有他自己的.
他不愿听见他悲伤的叹息,于是他用捉弄人的把戏攻其软肋.
他不愿看见他颓丧的面容,于是他发出挑衅的信号与之为敌.
他知道黑发的王从不甘心跌下王座.
——
注解①:伊利亚遗留下来的,当然是伊万啦XD.后来阿尔弗暗示王耀也指要搞垮伊万XD.
——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红色厨为啥写的冷战戏份辣么多.
悲伤.JPG.

评论
热度 ( 8 )

© -江東入海- | Powered by LOFTER